•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官方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知識論視角下的日語陳述句提問形式探討

2022-04-21 點擊:

——以日語日常會話語料庫為中心

申穎
(廣州中醫藥大學 外國語學院,廣東廣州  510006)
 
摘要:
除了傳統的疑問句,陳述句同樣可以用來執行提問這一社會行為。該文基于知識論的視角,以日語日常會話語料庫為中心,應用會話分析的研究方法探討了日語日常會話中用來進行提問的陳述句形式及其交際功能。其中出現頻率最高的是檢驗理解他人發起這一修正類型,主要通過“それで/で/じゃあ~んだ”“それで~ってこと”“じゃあ~”“~んだ”“~ってこと/ってやつ”“理解+が”“在先行話輪的語法結構上附加元素”等形式對先行話輪進行回述、澄清、推理和確認以達到檢驗理解的目的。另外還有用來進行信息尋求的“引用傳聞”和其他一些不完整不充分的信息斷言等陳述句提問形式。
關鍵詞:會話分析;知識論;日語陳述句;日常會話語料庫
中圖分類號:H36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4110(2022)01(c)-0030-08
 

Interrogative Patterns of Japanese Declarative Sentence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Epistemics

——Based on CEJC

SHEN Ying
(Guangzhou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 Guangdong Guangzhou, 510006, China)
 
Abstract: Apart from traditional interrogative sentences, declarative sentences can also be used to perform the social act of asking questions. Based on the perspective of Epistemics and Corpus of Everyday Japanese Conversation (CEJC), this research applies the research method of conversation analysis to explore the patterns and communicative functions of declarative sentences used to ask questions in daily Japanese conversations. Among them, the most frequent type of declarative sentences is to check the understanding of the repair initiated by others, which is achieved mainly by the patterns of “sorede/de/jyaa~nda”“sorede~ttekoto”“jyaa~”“~nda” “~ttekoto/tteyatsu” “understanding+ga”, “adding elements to the grammatical structure of the preceding turn” , etc., to retell, clarify, reason and confirm the preceding turn. In addition, there are other sentence patterns such as quotations for information seeking and assertions of information that is incomplete or inadequate relative to an interlocutor.

Key words: Conversational analysis; Epistemics; Japanese declarative sentences; Corpus of everyday Japanese conversation (CEJC)
 
      提問是一種社會行為,疑問句除了執行傳統的提問以外,還可以被交際者用來執行其他多種社會行為,從執行提問這一社會行為來看,陳述句同樣可以用來提問[1]。從疑問句的分類來說,按照疑問詞和選項的有無,可以將日語疑問句分為特指問(Q詞)、是非問(yes/no)和選擇問句。日語疑問句形式的語法要素包括疑問詞、句尾形式、上升調這三類[2]。先行研究多從傳統語言學定義下的疑問句角度出發,主要圍繞“疑問詞的有無與句尾上升調的共起”“句尾形式的有無與句尾上升調的共起”“句尾各形式與句尾上升調的共起”等內容展開,累積了大量關于疑問句句尾形式及句尾上升調表示疑問等方面的研究[2 - 8],但針對沒有句尾形式且不伴隨上升調卻可以用來執行提問行為的陳述句展開的相關研究卻很少。因此,該文將從知識論[9]的視角,以日本國立國語研究所“日語日常會話語料庫”為語料來源,分析日語日常會話中用來進行提問的陳述句提問形式,總結其基本類型及其在序列構建中的交際功能。
 

1知識論與陳述句提問形式

      Labov&Fanshel[10]提出了知識域(epistemic domain)這一概念,并從信息歸屬的角度對知識進行了清晰的劃分,他們利用知識劃分中的A 事件(a-events,A知道而B不知道的知識)和B 事件(b-events,B知道而A不知道的知識)對陳述句提問形式做出了相應的解釋。A、B事件的劃分中關于知識的“知道”(knowing)與否是絕對的知識優勢(absolute epistemic advantage),Kamio[11]擴大了這一概念,他認為知識會在AB之間進行分層,形成交際者之間相對的知識優勢(relative epistemic advantage),這樣A和B就會在認知梯度上(epistemic gradient)占據不同的位置,即知識占有更多的(more knowledgeable 或 K +)一方和知識占有更少的(less knowledgeable 或 K-)一方,這種相對的位置狀態被稱為認知狀態(epistemic status),交際雙方基于對彼此認知狀態的理解而做出的實時表達就是認知立場(epistemic stance)[9]。Heritage[9]還把認知立場對序列組織的影響分成了二類,提問屬于第一類,第一類是知識占有更少(K-)一方的認知立場,即提問者把自己置于一個相對不知道的位置(K-),通過提問發起一個序列,從知識占有更多的一方(K+)獲取信息,這種交際者之間的知識差異(K+ > K-)不僅驅動了序列的產生,同時在得到回應后提問者的知識狀態也從相對更缺少知識的狀態變為更有知識的狀態。也就是說當提問者處于知識占有更少一方的立場(K-)時,提問內容涉及聽話者的知識域,他也認為自己被要求確認且擁有相關的知識并給予回應時(K+),我們就能判斷提問者是在尋求信息,執行提問行為。雖然疑問句是信息尋求最典型的方法,但它不是唯一方法,正如Pomerantz[12]提到的不完整或不充分的信息斷言(例如報告、傳聞、推理已知的事項)也能達到同樣的目的。因此,即使是沒有句尾形式,且不伴隨上升調的日語陳述句同樣可以用來尋求信息,執行提問這一社會行為。該文將以此為視角對日語陳述句提問形式的基本類型及其在序列構建中呈現的交際功能進行細致的分析。


2語料

       該研究所使用的語料來自日本國立國語研究所“日語日常會話語料庫”。通過對語料的無目審視,我們共整理出了41例出現在不同序列位置上執行提問行為的陳述句語料,為了便于說明在參考現有語料轉寫規則的基礎上,嚴格按照Jefferson[13]轉寫體系對這41 例語料進行了細致地再轉寫和詳細的標記、分類和分析。如表1所示,我們發現“日語日常會話語料庫”中陳述句用來執行提問行為的例子多集中在檢驗理解這一他人發起修正的類型上,主要包括不伴隨上升調的“それで/で/じゃあ~んだ”“それで~ってこと”“じゃあ~”“~んだ”“~ってこと/やつ”“理解+が”“在先行話輪的語法結構上附加元素”等形式。另外還有“引用傳聞”和其他使用不完整不充分的信息斷言來進行信息尋求的陳述句。一般來說,疑問句語法是與交際雙方相對認知狀態相一致的,即提問者處于K+的狀態,回答者處于K-的狀態[9],但說話者同樣也可以通過檢驗理解這一他人發起修正中的陳述句提問形式以及“引用傳聞”和不完整不充分的信息斷言等方式將自己置于K-的立場,啟動一個序列,從知識占有更多的一方(K+)獲取信息,解決交際中影響相互理解的問題并推動序列順利向前發展。下面我們將對這 3種陳述句提問形式的基本類型及其在序列構建中的交際功能進行詳細的分析。

表1 陳述句提問形式類型表
陳述句提問形式 數量(比例) 具體類型
 
 
 
 
檢驗理解他發修正
 
 
30(73.2%)
それで/で/じゃあ~んだ
それで~ってこと
じゃあ~
~んだ
ってこと/やつ
理解+が等
 
7(17.1%)
在先行話輪的語法結構上附加元素 
例:晝休憩挾んで
カタカナと漢字で
引用傳聞 1(2.4%) って
其他不完整不充分的信息斷言 3(7.3% ) 例:異動
忙しい
        

3分析

3.1檢驗理解他人發起修正

     Schegloff,Jefferson&Sacks[14]從修正結構和互動行為出發,將修正分為自我修正(self-Repair)和他人修正(other-Repair),他人修正指的是他人針對對方話輪中出現的阻礙源(Trouble Source),他人引導修正,包括他人發起自我修正(other-initiated self -repair)和他人發起他人修正(other-initiated other-repair),他人發起自我修正占絕大多數。Hayashi & Hayano[15]根據修正發起鎖定阻礙源能力的強弱依次將他人發起修正分為:開放型修正發起、通過疑問詞對先行話輪中的阻礙源進行修正發起、疑問詞+重復部分修正、部分或完全重復阻礙源話輪、檢驗理解等類型。檢驗理解明確了阻礙源的位置和類型,并通過發起修正來確認自己對阻礙源的理解,屬于最強修正類型[15 - 17]。日語相關先行研究中將檢驗理解他人發起修正的方式具體分類為:“理解+じゃなくて?”和“トラブルの繰り返し+て+理解”[18];“在先行話輪的語法結構上附加元素”以及利用上升調的“ってこと”等形式發起修正向對方確認自己的理解[15]等多種形式。涉及檢驗理解他人發起修正的例子幾乎都是疑問句,但在語料中我們發現陳述句同樣可以通過他人發起修正來檢驗理解,執行提問行為。
3.1.1對先行話輪的回述和對先行話輪中詞匯指向不明確的澄清
例1[T002-020]
01直也         へー:
02永井    ここがね:織部風なの.
03直也    織部風[ってのはどう?
04みっちー          [へー.織部っ
05永井    (まあ)織部焼きなんだけど:
06直也    (    )はい.
07みっちー    うん.
08永井    あの:(0.3)最近の作家さんが焼いてるから[ (0.5)こう完全な織部.
09直也                                             [うん うん [うん うん
10みっちー →                                     [じゃあ (ま
11             あ) .
12永井    うん.現代織部みたいな感じの.
13直也    [へー .
14永井    [織部はこの色が特徴なんですよ.
15みっちー    ふーん.
16直也    あっ.グリーンの?=
17みっちー →  =そのグリーンが.
18永井    そう そう そう
19みっちー    ふーん.
20永井    だからこうゆうのはあんまりない.普通ないんだけど.
21直也    はい はい
22永井    このグリーンがこのグリーンが織部の特徴の.
23直也    へー.ああ.
24永井    ただね(0.1)これ:(2.1)
25直也    うん.
26みっちー     お願い°します°( (荷物を置いてもらう) )
27永井         あの:(0.1)ほんとにあの:(0.5)茶道やってる(0.5)知って[る.
28直也                                                   [うん.
29永井         人が作ってないから:[ (0.3)ちょっとね.持ちにく(い)
30みっちー                       [うん うん
31直也     あ.あー.なるほどなるほど.
       如例1中我們看到的一樣,永井告訴朋友直也和みっちー這次要使用的茶碗是知部風,她在08行提到因為是近期作家燒制的茶碗,所以完全就是織部風。みっちー在第10、11行使用陳述句“じゃあ (まあ) 現代”發起修正,屬于修正的他人發起,是對08行永井說話內容中“因為是近期作家燒制的”這一部分進行的釋義(近期作家燒制的風格那就是現代風格了),是回述的表現形式之一[19],這是修正他人發起中的理解檢驗類型,此時みっちー處于K-的立場。“じゃあ”作為一個以先前所陳述的內容為根據,引導下一步說話內容的連詞,提示信息屬于聽話者永井的知識域,永井也在第12行給予了肯定,并在第14行對阻礙源所在話輪中涉及的織布風做了進一步說明,他處于K+的立場。みっちー在第15行通過體現知識狀態改變的“ふーん”[20]展現了對“織部風”的理解,但因為永井在第14行提到的“この色”并不明確,她手里的茶碗看上去除了綠色還有其他顏色(從語料的視頻可以看到),所以直也在16行使用疑問句“あっ。グリーンの?”,みっちー在第17行使用陳述句“そのグリーンが”對永井在第14行話輪中的“この色”發起理解檢驗修正,表現出他們對前一話輪的理解并不確定,目的是為了確認他們推理的綠色是否正確,澄清了阻礙源“この色”這一詞匯指向不明確的問題,此時直也和みっちー處于K-的立場。緊接著永井在第18行給予了肯定回應,并在第20和22行提供了補充說明并給予了再次肯定,他處于K+的立場。最后,直也和みっちー也在第19、21和23行表示了理解。永井在第24行開啟了一個跟織部風顏色無關的話題,說明回答話輪中關于詞匯指向不明確的問題得到了解決,交際者之間的信息缺口得到了填補,實現了彼此理解。從以上的例子我們可以看到,在日語日常會話中除了疑問句,陳述句同樣可以用來發起修正,對先行話輪進行回述和對先行話輪中詞匯指向不明確的部分進行澄清。
3.1.2對先行話輪的推理
例2[ T002-006a]
01直也    だから:[あの:(0.5)
02塚田           [とにかく自宅じゃなけれ
03直也    一番いいのが:(0.1)あの(0.1)レストランもともと=
04聡美    =うん=
05直也   =やってるところ[とかカフェやってる[ところに(0.4)
06聡美           [うん.           
07塚田                         [うん うん うん
08直也     借りる(0.3)そこの間借りすると一番早い.
09塚田     あー.それはオッケーな(  )
10聡美 →  えっ.それで:その事所として:作成して: [そこ売るってこと.
11直也                                   [うん.
12直也   そこで売るんじゃないよ.ネット販売とか[ね.
13聡美                                         [あ,ネット販売だ.
14直也   そう そう.そうゆ[うのすると,
15聡美 →         [じゃ(0.2)そこで作ってますってゆう可が得
られればオッケ[ーなんだ.
16直也                    [そうそうそうそうそうそうそうそうそうそう.
17          それにはね: やっぱり.だからカフェとかで[作る(0.6)のあの:::あれを
18聡美                            [そう
19直也   (0.3)もう(0.4)取ってるところに:(0.3)そこで作れ(り)ますってゆうふう
20          に(0.5)ここで作業したものを販売してるってゆうふうにするのが一番
21          早いから:(0.5)
22塚田   うーん::
23直也    たぶんそれが一番楽なんだと思うんだけど(ね)
23聡美   うーん:うん うん
24直也      だけどね.あの:(0.2)まあ(0.2)カフェやってる人たちもいるんだけど:
     例2中,塚田、聡美和直也正在討論聡美是否可以將出租屋轉租給做飲食的商家使用。直也在01、03、05和08行認為基于衛生許可等要求,做飲食最好還是租借餐廳或咖啡店這樣更專業的場地。聡美在第10行發起修正,屬于他人發起修正中的理解檢驗類型,她使用感嘆詞“えっ”表達了自己的驚訝和疑惑之余,緊接著用不伴隨上升調的陳述句“それで~ってこと”對直也未明確表達的內容進行了推理(那么你的意思是把餐廳或咖啡店作為辦公場所,食品制作出來后就能直接進行販賣了),此時聡美處于K-的立場。“それで”有向對方尋求信息的功能[21],提示信息屬于直也的知識域,直也處于K+的立場。聡美的推理是否正確取決于直也在下一話輪的回應,我們可以看到直也在第12行否認了聡美的推理并做了進一步解釋。聡美在第15行再次使用陳述句“じゃあ~なんだ”對直也在12行的解釋進行了再推理(只要得到在餐廳和咖啡店的制造許可那么產品就可以在網上進行販賣了),此時聡美處于K-的立場。隨后直也在16行作了肯定回應,緊接著又在第17、19、20、21行提供了補充說明,此時,直也仍然處于K+的立場。最后,聡美在23行展現了對直也在16行的肯定回應以及在第17、19、20、21行解釋說明的理解。語料的24行以后他們開始討論使用咖啡店的人多了會產生的一系列問題,與“得到在餐廳和咖啡店的制造許可產品就可以在網上進行販賣”這一話題沒有直接的關系,表明聡美理解了直也在01、03、05和08的說話內容,會話已經實現了互解。從這個例子我們可以看到,陳述句可以用來發起修正,對先行話輪的內容進行推理達到了檢驗理解的目的。
3.1.3在先行話輪的語法結構上附加元素
例3[T015-008a]
01小川  だからそこの(0.3)人たちがみんな來て:で総會やって:で総會が終わったら
(0.7)今度は円卓っつっ[て(0.4)指導者たちの勉強會が毎月あんだけど.
02正裕                         [うん.
03正裕   うん.
04小川   それを続けてやんの.
05正!  そ:う:一日だ.
06小川     結構多いよ,そゆうこと.
07正裕     へー::
08小川     うん.
09正裕  → 休憩で:
10小川     °そう°
11正裕     うん.えー:
12小川     晝休憩ってゆうか,だから講習會ので(0.7)
13正裕     うん.
14 小川     あの(0.3)パンに(1.0) (サ)ハム挾んだりチーズ挾んだりしてさ.みんなで食
15          うわけよ::その一環(0.8) [その中の[一環
17正裕                           [あー:   [(そうなの).一環
18小川     そう そう そう
19正裕     あー.それで(0.2)こう一日中:やるわけだ.
20小川     そう そう そう
21正裕     え.へー.
22          (6.0)
23          立川もどうなの?
      與例1的回述、對詞匯指向不明確的澄清以及例2的推理不同,例3對阻礙源所在話輪的語法結構進行了擴展,通過修正的發起達到了檢驗理解的目的。修正發起部分是一個附加的元素,結構上依賴于前一話輪,也體現了修正發起方對前一話輪內容的高度理解和把握,這種類型的理解檢驗對序列發展破壞最小[15]。小川在01、04行向正裕介紹自己作為孩子家長參加童子軍訓練營研習會的事情,她提到在研習會總會結束后的次月開始每月都有指導者的圓桌學習會。正裕在05行展現了自己對前一話輪的理解,但06行小川的話輪并沒有對此做出相應的回應,因此09行正裕使用陳述形式“晝休憩挾んで:”對04行小川的話輪發起修正,“晝休憩挾んで:”是在先行話輪語法結構基礎上附加的元素(“晝休憩挾んでそれを続けてやんの”),此時正裕處于K-的立場。小川在第10行用“そう”進行了肯定回應,他處于K+的立場。在得到小川的肯定回應后,正欲使用了“うん.えー.”表示了理解并發出了感嘆,小川在12行和14、15行進一步補充說明,正欲在17、19、21行再次表示了理解,在22行沉默了6秒后,他在23行開啟了一個新的序列,表明小川和正欲之間就前一系列的內容實現了互相理解。
       在會話發展過程中,交際者總是致力于維護相互理解,這種相互理解一旦被破壞,交際者必然會使用各種修正發起來應對影響相互理解的具體問題[17]。會話修正機制是交際雙方實現和維護彼此理解的有效手段,是會話得以順利進行的基礎。修正的他人發起是一種說話者用以尋求信息的行為,通常以疑問的方式尋求信息。但從上面的例子我們可以看到,檢驗理解他人發起修正并不局限于疑問句的語法范疇,還可以通過陳述句來執行。在日語日常會話中,陳述句在執行提問行為時,多通過不伴隨上升調的“それで/で/じゃあ~んだ”“それで~ってこと”“じゃあ~”“~んだ”“~ってこと/やつ”“理解+が”“在先行話輪的語法結構上附加元素”等形式對先行發話進行回述、詞匯指向不明確的澄清、推理和在先行話輪的語法結構上附加元素,以達到理解檢驗的目的,最終實現相互理解,促進會話的順利進行,進而構建和維護相關的社會秩序。

3.2引用傳聞

例4[T005-005]
01武田:    そういえば.(南)さん聞きました?
02本田: → あっ.あの:奧さん亡くな[ったんだって.
03武田:                           [(はい).そう そう そう そう
04本田    そいでね:
05武田    はい.
06本田    あの:(0.3)ミ密葬(0.2)ジュン(0.4)あの:家族葬っつうの?密葬?
07_武田    あ.ええ.
08本田    ほいで(0.2)[みんな.
09武田              [ええ.仮通夜だっつって:で.
     與檢驗理解他人發起修正不同,我們還發現引用傳聞的“って”在交際中也執行了提問行為。例4中,武田在01行詢問本田是否知道關于南的事情。本田在02行引用了一個傳聞來進行回應(“奧さん亡くなったんだって”),同時也是在向對方進行確認關于“南的事情”是否是他妻子過世這件事。武田在01行通過疑問句進行提問,這是在該互動中首次被提及的新信息,本田在02行用引用傳聞形式來回應,事實上也表現了他對該新信息的相對熟悉即他掌握了一定的相關知識,但他仍希望他者給予確認。武田在下一話輪中使用的“はい”和反復出現的“そう”表達了強認同,這表明他認為本田處于K-的立場,并將自己置于了K+的立場。另外,從后續話輪我們還可以看到,武田在03行回應后,本田繼續發起新的序列向武田確認關于南夫人葬禮的相關細節,本田一直是尋求信息的一方,武田是回應的一方,新的序列在不斷地被開啟。雖然陳述句提問形式與疑問句相比是一種降級的提問方式[9],但引用傳聞作為陳述句提問形式之一也能用來向對方尋求信息,執行提問行為。

3.3其他不完整不充分的信息斷言

例5[T009-010]
01安藤    會社の人からもらったの?
02桃子    もらったの.
03安藤    お祝い?
04圭吾    どうしたの?
05安藤 → 異動:
06桃子    いや.異動した時に:(0.5)あーの:(0.9)仲良しだった人がすごい嘆い嘆い
07         てくれたので:(0.6)なんかいきなりあとか持ってきて(くれた).
08早苗    はーい:へー.え.異動したの? 最近.
09桃子    異動した.最近.
10圭吾    あ.ぽんて行くよ,ぽんて行くよ,ぽんて行くよ.
11安藤    コ:タ((飼い貓コタロウの略稱) )びっくりするよ.
     除了檢驗理解他人發起修正和引用傳聞以外,還有一些不完整不充分的信息斷言使用了陳述句提問形式。例5中,安藤和母親桃子、父親圭吾、祖母早苗在晚飯時準備開香檳。01行安藤詢問母親桃子香檳是否是從同事那兒收到的,桃子在02行進行了肯定回應,隨后安藤和圭吾在03行和04行進一步詢問對方送香檳的原因。還沒等桃子回應,安藤在05行再次使用不伴隨上升調的“一語文”(“異動:”)對原因進行了猜測。緊接著桃子在06、07行否認了安藤的猜測并做了進一步的解釋。此時,收到香檳的原因屬于桃子的知識域,桃子處于K+的立場,安藤是在尋求信息,處于K-的立場。隨后早苗在08行重復阻礙源“異動したの?”發起修正,屬于他人發起修正中的“部分或完全重復阻礙源話輪”類型,桃子在09行給予了肯定回應。此時安藤和圭吾開始和家里的貓互動,前序列結束,后續談話中也沒有再提及收到香檳的原因,說明安藤和桃子之間已經實現了相互理解。從這個例子我們可以看出不伴隨上升調的猜測也是一種不完整不充分的斷言,是在向對方尋求確認,也執行了提問行為。


4結語

     事實證明,語言形式和交際功能之間并不一定存在完全對應的關系,陳述句同樣可以執行提問行為。提問所涉及的社會代價會迫使提問者在提問時對自己的話輪進行設計,從知識論的角度來講,提問者在設計話輪時使用陳述句表明提問者掌握的相關知識最多,尋求的信息量最小[1],但它實實在在地在尋求信息,執行了提問這一社會行為。
     該文基于知識論的視角,采用會話分析的研究方法,從形式和交際功能兩個維度對日語陳述句提問形式進行了闡釋。研究發現,日語陳述句提問形式在語料中出現頻率最高的類型是檢驗理解他人發起修正,主要通過不伴隨上升調的“それで/で/じゃあ~んだ”“それで~ってこと”“じゃあ~”“~んだ”“~ってこと/やつ”“理解+が”“在先行話輪的語法結構上附加元素”等形式對先行發話所在話輪進行回述、詞匯指向不明確的澄清、推理和在先行話輪的語法結構上附加元素以達到檢驗理解的目的。“それで”“で”“じゃあ”作為承上啟下的連接詞,有信息尋求和引導說話的功能,“~ってこと/ やつ” 、“~んだ”是對前一話輪理解基礎上所做的說明和闡釋,引導下一步說話內容,提示信息屬于聽話者的知識域,當聽話者給予回應時,就說明這一陳述句提問形式執行了提問行為。另外,“引用傳聞”和其他一些不完整不充分的信息斷言也是陳述句提問形式之一。即使他們都沒有句尾形式也不伴隨句尾上升調,但是從聽話者做出的回應我們可以判斷聽話者屬于更知情,占有更多知識的一方,這種陳述句形式執行了提問行為,使得會話得以順利進行,構建和維護了各種人類秩序。
 

參考文獻

[1] 于國棟,吳亞馨.知識論視角下的提問[J].外語教學理論與實踐,2019(1):21-26.
[2] 森川正博.疑問文と「ダ」−統語・音・意味と談話の関係を見據えて[M].東京:ひつじ書房,2009.
[3] 益岡隆志,田窪行則.基礎日本語文法−改訂版− [M].東京:くろしお出版,1992.
[4] 安達太郎.日本語研究叢書11日本語疑問文における判斷の諸相[M].東京:くろしお出版,1999.
[5] 日本語記述文法研究會(編).現代日本語文法4第8部モダリティ[M].東京:くろしお出版,2003.
[6] 宮崎和人.現代日本語の疑問表現疑いと確認要求[M].ひつじ書房,2005.
[7] 金水敏.疑問文のスコープと助詞「か」「の」[C]//國語と國文學,2012.
[8] 馬穎瑞.日本語疑問文の統語語用論的研究[D].北海道大學,2017. 
[9] Heritage,J.The epistemic engine: Sequence organization and territories of knowledge[J].Research on Lan-guage and Social Interaction,2012(45):30-45.
[10] Labov,W.& D.Fanshel.Therapeutic Discourse: Psychotherapy as Conversation [M].New York: Academic Press,1977.
[11] Kamio,A.Territory of Information[M].Amsterdam/ Philadelphia: John Benjamins,1997.
[12] Pomerantz,M.Telling my side:“Limited access” as a “fishing” device [J].Sociological Inquiry,1980(2):186-198.
[13] Jefferson,G.Glossary of transcript symbols with an introduction[C]// Lerner,H.Conversation Analysis:Studies from the First Generation.Amsterdam:John Benjamins,2004:13-31.
[14] Schegloff,A.,Jefferson,G.&H.Sacks.The preference for self-correction in the organization of repair in conversation[J].Language,1977,53(2):361-382.
[15] Hayashi,M.&K.Hayano.Proffering insertable elements:a study of other-initiated repair in Japanese[C]//Hayashi, M., Raymond,G.&J.Sidnell.Conversational Repair and Human Understanding.New York: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13:293-321.
[16] 串田秀也,平本毅,林誠.會話分析入門[M].東京:勁草書房,2017.
[17] 于國棟,郭慧,吳亞欣.提問—回答序列第三話輪的“(你)意思(是) + X”[J].外國語,2020(3):30-38.
[18] Suzuki,kana.Other-lnitiated Reoair in Japanese: Accomplishing Mutual[D].Kobe University,2010.
[19] 于國棟.醫患交際中回述的會話分析研究[J].外語教學,2009,30(3):13-19.
[20] Heritage,J.A Change-of-state token and aspects of its sequential placement[C]// Atkinson,M.&J.Her-itage.Structures of Social Action: Studies in Conversation Analysis. 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84:299-345.
[21] 有賀千佳子.対話における接続詞の機能についてー「それで」の用法を手がかりに[J].日本語教育,1992(79):89-101.


基金項目:廣州市哲學社會科學“十三五”規劃項目“會話分析視角下醫患交際的漢日對比研究”(項目編號:2019GZGJ93); 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規劃項目“中介語視域下中國日語學習者語篇銜接的歷時性研究”(項目編號:20YJA740029)。
作者簡介:申穎(1984-),女,貴州遵義人,碩士,講師,研究方向:會話分析,漢日對比語言學研究。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最新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色偷偷超碰av男人天堂,久久久国产精品一区二区,玩弄中年熟妇在线播放妇,91久久大香线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