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官方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普通話中英語外來詞的聲調選擇

2022-04-21 點擊:
葉子
(杭州科技職業技術學院,浙江杭州 311402)
 
摘要:普通話中的英語外來詞必須被賦予聲調。雖然國內外已有一些研究考察了英語外來詞對現代漢語所產生的影響、英語外來詞在普通話中的音段歸劃(segmental adaptation)等問題,但對這些詞如何選擇聲調(調值)的研究少之又少。該文通過對普通話中英語外來詞的語料庫研究,對比已有研究結論,進一步探討了英語形式的哪些特征對普通話中英語外來詞的聲調選擇產生了何種影響,并指出了先前研究存在的偏頗之處。
關鍵詞:普通話;英語;外來詞;聲調選擇;歸化;
中圖分類號: H116.4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4110(2022)01(c)0045-04   
 

Tone Choice of English Loanwords in Mandarin

YE Zi
(Hangzhou Polytechnic, Hangzhou Zhejiang, 311402, China)
 
Abstract: English loanwords in Mandarin must have tones. Although there have been some studies at home and abroad that have examined the influence of English loanwords on modern Chinese and the segmental adaptation of English loanwords in Mandarin, there are few studies on how these words are assigned tone. This paper examines the corpus of English loanwords in Mandarin, compares the findings of existing studies, further explores which features of the English forms have influenced the tonal assignment of English loanwords in Mandarin, and points out certain errors of previous studies.

Key words: mandarin ; English ;Loanwords; Tone choice; Adaptation
 
     外來詞歸化是指原語的詞形被修改以符合外來詞的音位結構和其他合式性要求的過程。當有聲調變化的語言從沒有這一特征的語言中吸收一個詞時,必須為這個詞分配一個或幾個聲調。這就是“聲調語言”普通話從“非聲調語言”英語中借用詞語的情況。雖然國內外已有一些研究考察了英語外來詞對現代漢語所產生的影響、英語外來詞在普通話中的音段歸劃(segmental adaptation)等問題,但對這些詞如何分配聲調(調值)的研究少之又少。該文通過對普通話中英語外來詞的語料庫研究,對這一問題進行了更深入的探討。
 

1普通話中外來詞聲調的主要決定因素

1.1 英語重音

     英語重音的語音相關因素包括持續時間、音高和振幅(響度)。英語的重音音節往往比非重音音節有更長的持續時間、更高的F0(音的基礎頻率)和更大的振幅(Cutler)[1]。同樣,這些要素和屬性也可用于區分普通話的聲調,因而可以推論,普通話也存在重音與聲調的對應關系。
      對外來詞語料庫的分析表明,英語語音是英語外來詞在普通話聲調選擇中的主要決定因素:英語響音(sonorant)和濁音阻塞音起音(voiced obstruent onset)在普通話中通常為第二聲,而清音阻塞音(voiceless obstruents)則通常為第一聲。有研究推測這是由于濁音起音和清音起音引起的F0擾動。重讀音節常常被歸化為第一聲,末尾重讀音節則通常為第四聲。
      英語重音也與元音音質緊密相關(元音音質主要由舌位的高低、舌位的前后和嘴唇的圓展決定)。在非重讀音節中,元音字母往往讀得很短很輕,有時甚至不發音,因此只有少量英語元音會出現在非重音位置。該文假設普通話的英語外來詞源自英式英語,因此在本文和語料庫研究中,英語音標為英式發音?梢猿霈F在非重讀音節中的元音有/ə/、/ɪ/,以及僅在詞尾開音節中使用的/i/和/au/(如果一個調核(nucleus)為/i/的開放音節在倒數第二個音節,而最后一個音節為非重音且有調核/ə/,也將其視為非重讀音節)。其中,/ə/是唯一一個只出現在非重讀位置的元音;其他元音都可以落有重音。

1.2 普通話的聲調

      普通話有四種字調變化,第一聲(陰平)、第二聲 (陽平)、第三聲(上聲)、第四聲(去聲)。此外還有輕聲,這是普通話的一種特殊變調現象,廣泛存在于方言和普通話中,但一般不被視為聲調,因為不具有固定的調值。各聲調出現的頻率不同。表1中,Tsai根據含有111,417 個字的詞典給出了四種聲調的字形頻率。例如,如果某個字在66個詞語中念gě,則為普通話第三聲的頻率貢獻了66種類型。以此來衡量,第四聲是普通話中出現頻率最高的聲調,其次是第一聲,第二聲,最后是第三聲。普通話中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音節帶有第三聲。
 
聲調 第一聲 第二聲 第三聲 第四聲
頻率 29,914
(26.9%)
27,501
(24.7%)
20,406
(18.3%)
33,527
(30.1%)
表1 普通話聲調頻率
(來源:Tsai)
 
     普通話中存在聲調缺罅,并不是所有的音節都有四種聲調。例如,dán就不存在,漢語里不存在這個發音的字。Wu指出,這些聲調缺罅中存在一定程度的系統性。例如,帶有非吸氣音的音節(如 dan)往往很少有第二聲的發音。普通話外來詞在歸化過程中也基本上不會打破普通話的發音慣例,只會采用符合普通話發音的音節(包括聲調)。這對音段和音調歸化都有影響。

1.3 普通話和英語的輔音

     圖1為普通話的輔音分類表,音標符號后的角括號內為拼音符號。當兩個音出現在同一單元格中時,上排的音是不送氣音,下排的音是送氣音。普通話輔音僅有22個,多數分為送氣和不送氣的清輔音,如p,b,t,d,k,g,j,q,x,zh,ch,sh,z,c,s等,濁輔音只有5個,即r,m,n,l,ng,塞音和破擦音有完整的送氣和不送氣系列[2]。普通話的輔音不是清濁成對的,所有普通話的阻塞音都是清音。
  雙唇音 齒唇音 齒音 后齒齦音 上腭音 顎音 軟腭音
塞音 p <b>
ph <p>
  t <d>
th <t>
      k <g>
kh <k>
摩擦音   f <f> s <s> ʂ <sh> ɕ <x>   x <h>
破擦音     ts <z> tsh <c> tʂ <zh> tʂh <ch> tɕ <j> tɕh <q>    
鼻音 m <m>   n <n>       ŋ <ng>
無擦通音 w <w>   l <l> ɹ <r>   j <y>  
 
圖1  普通話輔音分類表
 
      英語存在28個輔音,當兩個音出現在同一單元格中時,左邊的音為清音,右邊的音為濁音。與普通話不同的是,英語的輔音大多數是清濁成對的(contrastive),如/p,b/,/t,d/,/k,g/等,清濁可以辨別詞義。除了喉擦音外,塞音、摩擦音和破擦音都有完整的清音和濁音系列。雖然英語的清音塞音和破擦音有送氣音和不送氣音的音位變體(Allophone)(如音位/p/在不同的發音環境下存在不同的發音,在pay中是送氣的;在sport中是不送氣的;又如音位/t/在certain中是鼻腔爆破;在little中則是舌邊爆破),但英語中的送氣音與普通話不同,不存在成對性。
     英語和普通話有許多共同的音,使得某些音段的歸化比較簡單(例如:英語/l/轉為普通話l)。當然,歸化過程仍然受制于普通話的音位結構差距。例如,普通話的舌后塞音不能出現在舌位較高的前元音之前,也沒有ki或gi這樣的發音字。兩種語言的輔音最明顯的差異是,英語可以在相同的發音位置進行摩擦音對立,而普通話則不然。因此,雖然英語濁音和清音可以對應到普通話塞音和破擦音的不送氣和送氣系列(這似乎是外來詞歸化的一般趨勢),但這并不適用于英語摩擦音。這與調性歸化和音段歸化有關。
 

2新語料庫研究

2.1語料庫匯編

     為了進一步研究普通話中英語外來詞的聲調決定因素,該文對一個規模更大的語料庫進行了研究。該語料庫包含1372個外來詞的3660個音節。語料庫的來源包括:1)Dong關于音段歸化的論文。Dong以四本詞典為依據,匯編了1194個英語外來詞,包括292個地名和577個人名。本文語料庫中約85%的音節來自Dong的語料庫。2)Wu的語料庫規模小得多,與Dong的語料庫存在部分重疊,故本文語料庫只取用了其中的58個音節。3)在線漢語詞典MDBG中搜索標有“loanword”的條目,為該語料庫提供了約13%的音節[3-4]。

2.2 聲調歸化決策樹

     通過對語料庫的研究,圖2的決策樹對聲調歸化進行了總結,并在每個節點顯示了給定類型的音節是如何歸化的。同時,將該結果與Wu的論點進行比較與分析,探究其中的同一性與差異性。
 
圖2 決策樹
 
     Wu認為,英語外來詞的增音音節除了以/s/開頭的以外都發L音,說明普通話對增音音節的整體處理與粵語對增音音節的處理類似(在粵語中增音音節為低調)。低調或L音是增音音節(作為最不突出的音高)較為合理的選擇。由于英語中的增音音節不屬于完整音節,因此選擇將其干擾最小化的聲調是有道理的。但如圖3所示,相比Wu的概括性結論,本文語料庫中的增音音節顯示出了更多的聲調變化。如果Wu的意思是指帶L音的增音音節會選擇第三聲或第四聲,那么本語料庫中只有47.7%的增音音節符合這一結論。當然,Wu也指出[5],以/s/開頭的增音音節會選擇第一聲,而圖3的241個增音音節中確實存在194個sī音節的例子。但是即使將這些例子剔除,依然有大量的增音音節為第一聲或第二聲。普通話似乎不同于粵語,并不存在一個“最不突出”的聲調可賦予增音音節。因此,Wu的概括性結論應該不太準確。

2.3 重音

      Wu概括性地指出,雙音節單詞的首重音音節在歸化為普通話后選擇第一聲或第二聲,取決于響音和送氣特征,但其語料庫卻存在很多例外情況。為了研究英語重音音節對外來詞聲調選擇是否有影響(不考慮響音、送氣和清濁特征),該文剔除了增音外來詞音節。
     卡方檢驗表明,不同的重音層次在聲調選擇方面存在總體性差異(χ2 = 24.0637, p = 0.0005)。主重音和次重音音節選擇第一聲和第四聲的頻率幾乎相同,次重音音節選擇第二聲的頻率較低,選擇第三聲的頻率則高于主重音音節。主重音和次重音音節的聲調選擇差異不大(χ2= 4.0221, p = 0.2591)。非重音音節的聲調情況則較為不同。相比與兩類重讀音節,非重音音節選擇第一聲的頻率更低,選擇第二聲的頻率更高。這些數據都說明主重音和次重音音節的模式更類似,且均不同于非重音音節。重音音節傾向于選擇第一聲(在粵語中,所有英語重音音節一律選擇了陰平調)。這或許是為了重現英語重音的高音調。非重音音節選擇第一聲的頻率更低,而更多地選擇第二聲。普通話可能會選擇以中調(而不是高調)開始的聲調,以反映英語非重音音節較低的調音。同時,非重音音節比重音音節選擇第四聲的頻率稍高些許,而如果聲調的選擇主要以模仿英語音高為主,這一結果是意料之外的。但和增音音節一樣,音長是另一個考量因素。由于英語音長也是重音的相關因素,普通話或許更傾向于將音長最短的第一聲和第四聲分配給非重音音節。而第一聲已經因為音高原因受到了重音音節的青睞,因此第四聲是最可能的選擇。第四聲起音高,結音低。這可以解釋為什么非重音音節的第四聲比率稍高于重音音節[6]。
     另外,重音作為聲調的重要影響因素,其重要性在專有名詞歸化和普通名詞歸化之間存在差異。專有名詞非增音外來詞音節(1856個)的模式與表4中所有非增音外來詞音節相同。但在普通的非增音外來詞音節中,主重音、次重音和非重音音節的聲調選擇差別不大,頻率最高的均為第一聲。
 

3結語

      為了深入探究普通話中英語外來詞的聲調選擇規律,本文建立了相較先前研究更大的外來詞語料庫。先前研究認為響音起音更傾向于選擇第二聲,這在本文的語料庫中得到了驗證。先前研究還認為送氣起音更有可能選擇第二聲,但本文語料庫并未得出這一結論。對聲調歸化產生最顯著影響的特性是外來詞音節起音對應的英語音段的清濁特征。起音源自起音阻塞音的外來詞音節通常選擇第一聲,而起音源自濁音阻塞音的外來詞音節更有可能選擇第二聲。英語重音音節更傾向選擇第一聲,非重音音節更傾向選擇第二聲。但單個音節符號即使在英語中有不同的重音層次,在普通話中的聲調也是一樣的,而決策樹則表明重音僅對起音源自英語濁音阻塞音的外來詞音節的聲調選擇產生影響。語料庫研究結果指出響音和清濁特征是普通話聲調歸化的最重要決定因素,聲調選擇反映了不同類型的起音輔音對F0的干擾。
     該文尚且僅在少量的已有研究基礎上進一步探討了外來詞的聲調選擇情況,未來若能進一步挖掘其與本土詞匯的聲調模式之間的關系,探索外來詞和本土詞匯聲調選擇的頻率匹配,并研究外來詞的聲調選擇是否對普通話中的已有趨勢產生了強化效果,將有助于豐富普通話中英語外來詞聲調選擇的研究內涵。

參考文獻

[1] Cutler, A. Lexical Stress. In D. B. Pisoni & R. E. Remez (Eds.), The Handbook of Speech Perception [M]. Oxford: Blackwell, 2008.
[2] 李永才,廖絨絨.英語比較語音學[M].人民日報出版社,2015.
[3] Chinese-English Dictionary [EB/OL]. (2021) [2021-10-15]. www.mdbg.net.
[4] Tsai, C.-H. Mandarin Syllable Frequency Counts for Chinese Characters [EB/OL]. (2000) [2021-10-15]. http://technology.chtsai.org/syllable/character-syllable.zip.
[5] Wu, H. I. Stress to Tone: A Study of Tone Loans in Mandarin Chinese. [J]. MIT Working Papers in Linguistics 52: Studies in Loanword Phonology, 2006(2):227-253.
[6] 張婷婷.漢語中英語音譯詞的優選過程[J].武漢紡織大學學報,2014,27(1):88-91.
 

基金項目:“一帶一路”現代學徒制培養模具設計與制造人才的創新實踐(項目編號:jg20180850),該項目為浙江省高等教育“十三五”第一批教學改革研究項目。
作者簡介:葉子(1990,4-),女,浙江衢州人,碩士研究生,講師, 研究方向: 英語教學,翻譯學,國際合作。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最新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色偷偷超碰av男人天堂,久久久国产精品一区二区,玩弄中年熟妇在线播放妇,91久久大香线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