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投稿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方言發音特點對英語輔音習得的影響研究評述與展望

2022-04-21 點擊:

——以江蘇三大方言為例

        單義雪  
(揚州大學 外國語學院,江蘇揚州 225100)
 
 
摘要:基于母語遷移理論重點論述與分析國內近十年來對江蘇三大方言區(江淮方言、吳方言及北方方言)學習者英語輔音習得情況的研究成果。研究成果表明:有關江蘇三大方言區的英語語音的實證研究較少;目前已有的語音實證研究多數為產出性實驗;近些年來有關方言對英語語音影響的研究側重語音產出過程中方言的負遷移作用。因此未來關于方言對英語語音習得的影響研究應注重學習者對英語語音的感知聽辨,以及方言對英語發音的正遷移影響。
關鍵詞:方言;語音產出與感知;英語輔音;母語遷移
中圖分類號:H319.3;H17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4110(2022)01(c)0049-05
 

Research Review and Outlook on the Influence of Dialect Pronunciation on the Acquisition of English Consonants

——A Case Study on the Three Major Dialects of Jiangsu Province

SHAN Yixue
(Colleg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Yangzhou University, Yangzhou Jiangsu, 225100, China)
 
Abstract: Based on the theory of language transfer, this paper systematically summarizes the studies of the influence of Jiangsu dialects (Jianghuai dialect, Wu dialect and Northern dialect) on the acquisition of English consonants. It is found that empirical studies on English pronunciation in the three dialects of Jiangsu province are not adequate; most of the previous studies are about the speakers’ production; recent studies on the influence of Jiangsu dialect on English pronunciation have mainly focused on the negative transfer of dialects. Therefore, future studies should focus on learners' perception of English segments and the positive transfer of dialects on English pronunciation.

Key words: Dialects; Speech production and perception; English consonants; Mother tongue transfer
 
     中國幅員遼闊,人口眾多,不同地區的方言也有很多差異。漢語目前存在七大方言區:北方方言、吳方言、贛方言、湘方言、閩方言、粵方言、客家方言。江蘇省位于中國東部沿海地區中段,從北向南主要分為三個方言區:北方方言區、江淮方言區及吳方言區,其中江淮官話的使用者人數最多。根據傳統的母語遷移理論,學習者的母語會對其二語的習得產生影響,尤其是在語音層面。近年來,“中國式英語”引起不少學者的注意,而究其根源是人們在生活中長期使用母語方言從而對其英語發音及語法學習產生了負遷移。根據Jenkins提出的通用語核心理論(Lingua Franca Core),幾乎所有的輔音發音都(除齒音)影響著聽話人對說話者話語的可理解性,由此可見輔音的正確產出和感知對英語學習者來說至關重要。因此,本文將系統梳理江蘇省內的三大方言輔音的發音特點,并重點論述國內近十年來對三大方言區英語學習者輔音習得情況的研究成果,從而發現有待進一步研究的問題,展望未來有關英語輔音習得的研究方向。
 

1江蘇三大方言的輔音發音特點

     江蘇省大致分為三個方言區,即北方方言區、江淮官話區、吳語區。北方方言區以徐州市為例,部分學習者平翹舌音不分,這也是北方方言其他地區的發音特點;同時也存在一定程度的前后鼻音發音不分。南京話、揚州話通常被認為是江淮官話的代表性方言。在揚州話中也有平翹舌音不分的現象,如用/z/、/c/、/s/、/l/來代替/zh/、/ch/、/sh/、/r/。從發音位置來講,江淮方言的發音多數位于前口腔,舌尖和唇齒硬腭等幾個發音部位,很少有位于軟腭和舌后部位的發音(杜冰),從而出現混淆前后鼻音的問題,江淮官話和吳方言的發音都具有該特點。此外,江淮官話的主要特點是聲母濁音清化,學習者習慣用不送氣的/p, t, k/來替代濁音/b, d, g/(杜冰),而造成發音錯誤。/l//n/不分是江淮官話中較為突出的問題,而且受漢語中無韻頭/v/發音的影響,江淮方言區的學習者發音時也常常出現/v/ /w/混淆的問題。
      吳方言區的主要代表城市為蘇州、無錫以及常州等地,其方言也有鮮明的特點。王宏軍指出在吳方言聲母系統中古全濁聲母仍然被人們普遍使用,而舌尖后的聲母 /zh, ch, sh/和/r/不再被保留;在韻母系統中,吳方言中大多為單元音韻母,舌面后單元音在吳方言中的舌位非?壳,所以吳方言地區的學習者常常將普通話中的前后鼻音發成了不前不后地鼻韻尾或發成鼻化元音,造成前后鼻音/n//ŋ/發音有偏誤。屬吳方言區的無錫方言有時會出現/h//w/; /v//w/; /f//h/發音混淆的現象(華晴嵐)。除此以外,吳方言中因為沒有聲母/r/,也常常造成說話者/r//l/不分或者將聲母/r/發成其他輔音,如鼻音/n/、/m/或邊音/l/或濁音/z/(方小兵)。吳方言中也存在/n//l/不分的發音特征,如將“牛奶”讀成“留奶”。
 

2 江蘇方言對學習者英語輔音產出習得的實驗成果

2.1塞音

     由于漢語中有/p, b, t, d, k, g/幾個音節,我國英語學習者在最開始發英語塞音時往往會借助這幾個漢語拼音的發音,從而產生英語發音偏誤。顧琰和謝麗茜發現吳方言區中學生在/t, d, b, k/等后加/ə/,這一結果與方小兵的研究發現一致。漢語中/t/更偏向為“特”、/d/為“的”、/b/為“波”、/k/為“課”的發音習慣影響了學習者準確發出這幾個塞音。此外,顧和謝還發現/t, d, k/是吳方言區學習者塞音中離變率最大的輔音,其中詞尾省音的離變率最大。而針對江淮方言區學習者塞音習得情況,戴磊也發現在/t, d, b, k/等后加/ə/的問題;王鳳琴等發現屬江淮方言區的南通方言中聲母/p, t, k/被發成清塞音或送氣清塞擦音,從而造成英語閉塞音/b, t, k/的發音偏誤。根據母語遷移理論推斷江淮方言區的學習者受其方言影響可能會將英語的濁音/ b, d, g /發成不送氣的塞音/p, t, k/,但這一推斷還未有學者進行實證分析。此外,北方方言區的英語學習者往往在詞尾的爆破音后加元音,如出現將“p”發成“po/pu”的發音偏誤(馬莉)?梢,三個方言區的學習者對塞音的產出都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漢語方言的影響。

2.2鼻音

     很多學者認為江淮方言與吳方言前后鼻音不分的問題非常突出,這會對學習者正確習得英語鼻音/m, n, ŋ/帶來很大挑戰。屬江淮方言的南京方言中,部分學生無法發出清晰可辨的前后鼻音(戴磊),相比較而言,受試學/n/的產出正確率相對較高。此外,王鳳琴等發現中學生受到南通方言的負遷移影響,也存在/n//ŋ/不分的發音問題。吳方言中前后鼻音不分的問題也有不少學者提到,但不足的是這些研究主要從遷移理論出發,基于吳方言的發音特點和經驗分析原因,而沒有進行相對客觀的語音實驗。顧和謝、方小兵對吳方言區學習者英語語音進行的產出實驗中都發現了部分英語學習者受到方言的影響不能正確產出/n//ŋ/兩個英語輔音;同時,也出現了音位替換的現象,如學習者會將詞尾/n/發成/m/,或者將/m/發成/n/;也有直接省略詞尾/n//m/的發音問題。吳、江淮方言區學習者英語鼻音的產出習得明顯是受到了其方言影響,這恰好證明了母語遷移理論中方言對學習者二語發音產生負遷移的推斷。而關于江蘇北方方言區中鼻音產出問題,如/n//ŋ/不分,還未發現有學者進行過實證研究。

2.3摩擦音和塞擦音

     江蘇三大方言平翹舌音不分、齒音的缺失造成學習者很難正確產出/s, z, ʃ, ʒ, θ, ð/。針對江淮方言中學習者英語擦音的習得情況,張廣翠發現/f/的正確產出率最高,而/θ/, /ð/的正確產出率最低;摩擦音中清音的產出正確率普遍低于濁音;學習者在發/θ/, /ð/和/s/, z/詞首和詞尾的產出時長與本族語者的時長存在明顯差異;此外,陶慧萍等也發現相較于其他輔音,江淮方言區的學習者發摩擦音的錯誤率最高,很多學習者將/θ//ð/發成/s//z/。目前雖未發現有關江蘇省內江淮方言區英語學習者的塞擦音的習得情況,但已有學者對安徽省江淮方言區的大學生英語塞擦音的產出進行實驗研究,如楊新璐和石媛媛發現安徽省江淮方言區的學習者產出塞擦音的嗓音起始時間小于美國本族語者。這是因為學習者習慣性地用江淮方言中與英語中發音部位相同的舌面中音來替代英語中的塞擦音,從而造成發音偏誤。那么江蘇省內江淮方言區的學習者是否也存在此問題,這有待進一步研究證明。
      另一方面,吳方言中學習者英語擦音的產出情況與江淮方言區的學習者存在共同的發音問題,如方小兵指出吳方言區的學習者常把/ð/或/θ/誤發音為/z/或/s/,這與顧和謝的發現一致。此外,關于吳方言中/h//w/、/v//w/、/f/ /h/發音混淆的問題,顧和謝指出學習者/h//w/不分并未在其實驗中發現,而/v//w/發音混淆的問題則在張沁沁等人所進行的語音產出實驗中被證實。同時吳方言區學習者塞擦音/dʒ/和/ts /兩個音段的錯誤率較高,/dʒ/發成/tʃ/,/ts/發成/s/,/z/或/t/(顧&謝)。不難發現,有關江蘇三個方言區摩擦音和塞擦音的研究較少,而且大多數學者的結論都是通過理論分析,不是由客觀的實驗數據得出來的。除此之外,方言/f//h/發音混淆是否影響吳方言區學習者英語摩擦音的正確產出與感知,江淮、吳方言中/r//z/混淆是否會影響學習者/r/的正確產出都有待進一步實證研究。

2.4近音和邊音

      江淮、吳方言區學習者近音與邊音的發音特點常作為國內語音學者調查研究的對象,但這類研究大多是進行理論分析并提出應對策略。但也有學者通過實證研究證明江淮方言與吳方言/n/ /l/的發音問題,如時秀娟和梁磊根據南京話響音的鼻化度來探究江淮方言中/n//l/不分的實質性原因:南京話中/n, l/兩個音位在發音過程中出現了新的中介音,促使/n/與/l/成為一個音位的兩個不同變體,也就是鼻化邊音[Ĩ]的產生;張廣翠通過對不同語音環境下江淮方言區英語學習者對/l, n/音段的感知和產出進行實證分析發現,位于詞首的/l//n/的產出習得率最高,位于詞尾的/l, n/產出率最低,也發現l//n/混淆的問題。但顧和謝發現吳方言地區中學生/n//l/的發音偏誤不大,這與以往的理論分析和以往此類研究的發現并不相符?紤]到隨著普通話的推廣,越來越多的學生不會講方言,所以一定程度上產生了不同的研究結果。此外,針對吳方言區說話者將/w/與/f/、/v/發音混淆的問題,已有張沁沁等證實了江淮方言洪巢片和吳方言區都存在/v//w/不分的問題,而江淮方言區學習者是否存在/l, r/的產出偏誤還需要進一步研究。
 

3江蘇方言對學習者英語輔音感知習得的實驗成果

      首先,關于江淮方言區學習者英語語音感知的研究,郁燕華對比了上海方言與鹽城方言對學習者英語的產出與感知實驗,發現屬于江淮方言區的鹽城受試者的感知習得率普遍低于上海方言區的受試者,輔音中尤其是/θ, r, v/;鹽城受試者因受其方言/f//h/、/f//v/不分帶來的負遷移影響,其/v/的感知率低于上海受試者。此外,張廣翠考察了江淮方言區的學習者對英語中/l, n/的感知和產出情況,發現/l/的平均感知率高于/n/的平均感知率;/l, n/位于不同詞位時,學習者的感知水平也有所不同。在該實驗中,受試個人的心理因素、漢語中/l//n/只出現在詞首及受試個人的英語語言能力影響了其感知水平,但這些影響因素對于受試者的感知水平之間的相互作用還有待詳細的討論與分析。
     其次,針對吳方言區和北方方言區學習者英語輔音感知習得情況,王小楠對吳、北方方言區聽者/n//l/音段產出的可理解性進行了研究,發現兩個方言區的聽者對/n//l/的感知情況并無明顯差異;但當/n//l/出現在詞尾時,高水平聽者的感知率高于低水平聽者,而當位于詞首和非最小對立體中時,兩組聽者對/n///l的感知并無明顯差異。除此之外,還未發現有學者對吳方言區學習者其他輔音感知水平的研究。因此,未來研究不僅要增加對各個方言區學習者英語感知的研究,而且也需要關注不同方言區學習者英語發音與聽辨情況之間的對比研究。另一方面,關于三大方言區/r//l/、/r//z/、/n///ŋ/等發音易混淆的幾組音段的感知研究也需進一步增加,填補目前相關研究的空白處。另一方面,超音段特征也會影響學習者正確感知英語音段,如語調、詞重音等?傊,不難發現對江蘇方言對英語輔音的感知與產出研究大多是產出性實驗研究,關注方言對學習者英語發音的負遷移影響,而關于學習者感知英語輔音的研究數量有待增加。同時,學習者英語語音的產出與感知水平是否存在某種關聯性,如英語語音產出水平高的學習者,他們的語音感知能力是否比語音產出率低的學習者高?這些都是未來值得進一步研究的問題。
 

4結論與展望

     對江蘇省三大方言區輔音的產出與感知習得實驗研究的梳理表明,不少研究者們已經注意到方言背景會對學習者對英語語音的感知與產出帶來很大影響。而對于方言對英語習得的影響研究雖然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但是就研究現狀來看,有關不同方言區學習者對英語音段的感知情況的研究成果需進一步增加。Flege提出的語音學習模式(Speech Learning Model)認為二語學習者需要具有能夠辨別母語(L1)和第二語言(L2)的某些語音差異的能力,只有這樣學習者才有可能形成L2的新的語音范疇,并使它能與L1語音相區別。所以,語音的感知聽辨對二語學習者來說也是至關重要的。因此,未來有關方言對學習者英語輔音發音影響的研究需從以下幾個方面展開:
     (1)將理論分析與實驗語音學相結合,增加不同方言區學習者對英語語音的感知聽辨實驗研究。在全球化不斷發展的今天,英語依然是重要的國際語言。因此學習者能否正確聽辨出來自不同國家、不同方言背景的學習者的英語發音會對跨文化學習交流發揮重要作用。 
    (2)增加對不同方言區學習者英語語音產出的可理解度的研究。隨著全球化的發展及響應中國文化“走出去”的號召,探究來自不同國家、不同方言區的聽者能否理解我國不同方言區學習者的英語發音也是至關重要的。


參考文獻

[1] Flege, J. E. Second-language speech learning: Theory, findings and problems[A]// Strange W. Speech Perception and Linguistic Experience: Issue in Cross-Language Research[C], Timonium, MD: York Press, 1995: 233-277.
[2] Jenkins, J. The Phonology of English as an International Language[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3] 杜冰.江淮方言對英語學習的遷移影響及對策研究[J].蚌埠學院學報,2017, 6(1): 189-192.
[4] 戴磊.南京方言區英語學習者輔音習得的遷移現象研究[J].江西電力職業技術學院學報, 2020, 33(5): 17-18.
[5] 戴磊.江淮方言區英語學習者英語學習者鼻音的習得情況[J].海外英語, 2020(18): 93-94.
[6] 方小兵.方言背景對英語輔音音位習得的影響—以江蘇吳方言為例[J].南京曉莊學院學報, 2014, 30(1): 81-87.
[7] 顧琰,謝麗茜.基于語音庫的吳方言地區中學生英語音段特點研究[A]//第八屆中國語音學學術會議暨慶賀吳宗濟先生百歲華誕語音科學前沿問題國際研討會論文集[C].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所:中國語言學會語音學分會, 2008: 8.
[8] 華晴嵐.吳方言對英語語音習得的遷移作用及教學策略研究—以無錫方言為例[J].湖北廣播電視大學學報, 2019, 39(3): 54-58.
[9] 馬莉.漢語北方方言對英語語音的負遷移影響及教學對策[J].外語教育研究, 2019, 7(2): 11-18.
[10] 時秀娟,梁磊.南京話響音的鼻化度—兼論/n、l/不分的實質[J].南京師大學報, 2017(2):153-160.
[11] 陶慧萍,詹臘梅,趙璇,何琴,周衛京.江淮方言區大學生英語音段習得實驗調查[J].校園英語, 2018(19): 34.
[12] 王宏軍.吳方言對英語語音產生負遷移影響的變量論析[J].嘉興學院學報, 2007(5): 81-86.
[13] 王鳳琴,周蕓,姚智璇.南通方言對英語語音的負遷移現象研究[J].現代商貿工業, 2010, 22(16): 264-265.
[14] 王小楠.聽者方言背景和英語語音水平對中國英語學習者/n/-/l/產出可理解性的影響[D].揚州:揚州大學, 2020.
[15] 楊新璐,石媛媛.江淮方言區大學生英語塞擦音的產出實驗研究[J].牡丹江教育學院學報, 2010(4): 47-48.
[16] 郁燕華.上海、鹽城兩地中學生英語語音感知和產出的比較研究[D].上海:華東師范大學, 2011.
[17] 張廣翠.江淮方言區英語學習者摩擦音產出性實驗研究[J].牡丹江大學學報, 2017,26(9): 98-101.
[18] 張廣翠.江淮方言區二語學習者英語輔音音段/l/、/n/的感知產出實驗研究[J]. 校園英語, 2017(44): 175-176.
[19] 張沁沁,曹強,費莎莎,沈云飛.江蘇各片區方言對英語發音的負遷移及對策研究——以三江學院外國語學院英語系大二學生為例[J].知識文庫, 2017(22): 5-6,33.


基金項目:江蘇省社科項目“江蘇方言對英語語音國際可理解度的影響研究”(項目編號:20YYC018)。
作者簡介:單義雪(1997-),女, 河南駐馬店人,碩士,研究方向:英語語音、二語習得研究。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文化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久久精品国产久精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