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官方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數字顛覆”背景下強化版權保護的影響—以美國音樂產業為例

2022-04-22 點擊:
蘭婷伊
(謝菲爾德大學,英國謝菲爾德  S10 2TN)
 
摘要:音樂產業的核心是發展音樂個性和音樂影響。音樂人為了生存和發展,需要在市場上以授權許可的方式傳播這些獨特的音樂屬性,更完善的版權法律法規可以保護音樂人的創意。在過去的數十年中,數字技術徹底改變了音樂行業。在數字化時代的背景下,音樂傳播載體經歷了從黑膠,到磁帶,最終到數字音樂的轉化,音樂版權也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P2P音樂共享網站Napster的消失并不意味著數字化時代不再干擾音樂產業,也不代表音樂版權法律的勝利,而恰恰意味著音樂版權與數字技術之間的博弈才剛剛開始。
關鍵詞:數字顛覆;音樂版權;美國;音樂人
中圖分類號: D971.2;DD913;J697.12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4110(2022)01(c)0058-04  
 

The Influence of Strengthening Copyright Protection in the Context of Digital Subversion

——Taking the American Music Industry as an Example

LAN Tingyi
(University of Sheffield, Sheffield, S10 2tn, UK)

Abstract: The core of music industry is to develop music personality and music influence [1]. In order to survive and develop, musicians need to spread these unique music attributes in the market by means of authorization. More perfect copyright laws and regulations can protect musicians' creativity. Over the past few decades, digital technology has revolutionized the music industry.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the digital age, music communication carrier has experienced the transformation from black glue to tape, and finally to digital music. Music copyright is also facing unprecedented challenges. The disappearance of P2P music sharing website Napster does not mean that the digital era will no longer interfere with the music industry, nor does it represent the victory of music copyright law, but just means that the game between music copyright and digital technology has just begun.

Key words: Digital subversion; Music copyright; America; Musician
    
    數字技術的飛速發展引起了美國音樂產業的巨變。一方面,實體唱片銷售量大幅下降,取而代之的是音樂流媒體平臺用戶數量飛速增長、數字化唱片占據主流市場。另一方面,互聯網和數據存儲的廣泛使用,導致盜版音樂作品盛行,使得音樂人的作品更難以得到保護。
 

1“數字顛覆”下的美國音樂產業

1.1什么是數字顛覆

   “數字顛覆”是指數字技術沖擊行業傳統模式,造成行業發展環境的動蕩[2]。比如,Spotify的出現改變了人們聽歌的方式;Uber的出現讓人們的出行變得更加便捷;Airbnb讓民宿這種新的住宿體驗走入消費者的視線。音樂產業也正在經歷這樣的沖擊。 

1.2美國的版權政策

   在美國,每一首音樂作品包含著兩種版權,一種是基于作品創作而產生的音樂作品版權,另一種則是基于錄音而產生的錄音版權。2016 年頒布的美國版權法明確了版權擁有者可以在以下六方面享有獨家權力:復制作品、制作衍生作品、通過出售或其他轉讓所有權的方式向公眾傳播復制品、公開表演該作品、公開展示該作品、通過數字傳輸技術公開表演該作品。版權持有人可以通過對版權進行轉讓或者授權許可來獲得收益:轉讓意味著放棄全部權利,僅能帶來一次性收入;授權許可則可以讓音樂人擁有更持久的收入來源,使他們可以在諸如廣告、演出、翻唱等版權授權使用行為中獲得可觀的收入。

1.3“數字顛覆”下的美國音樂產業

    美國音樂產業在數字技術的影響下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在音樂作品制作方面,使用音樂設施設備變得方便快捷且實惠。在音樂作品傳播方面,互聯網技術的發展為音樂人和音樂公司提供了更廣泛的作品發行平臺。通過這類平臺,音樂業人可以以零售、訂閱費或廣告費的方式獲得大量收入,但隨之而來的盜版泛濫等巨大問題,又損害了音樂人和音樂組織的版權利益。
 

2“數字顛覆”時代強化版權保護對于不同類型音樂人的意義 

2.1專業音樂家

2.1.1積極影響
    對于許多藝術家而言,保持他們原創作品的神圣和完整甚至比金錢還重要。強化版權保護不僅僅可以保證藝術家們的版權和財產安全,還能夠使音樂產業環境更加健康,吸引更多有天賦的音樂家來創作出新的作品。
    此外,版權保護保障了專業音樂家在流媒體平臺的穩定收入。2020年美國唱片產業協會(RIAA)的數據顯示(圖 1),唱片音樂的總收入在1999年達到頂峰,在那之后的15年里急劇下降。一直到2014年,美國唱片音樂的總體收入才有所回升,其中合法流媒體訂閱服務收入占主體。這說明在“數字顛覆”的時代,流媒體平臺已取代實體唱片成為音樂人最重要的獲利渠道,專業音樂家也在版權許可的保護下,得以通過正規音樂流媒體平臺獲得可觀的收入。
 
 
圖1 按音樂形式劃分的美國錄制音樂財政收入  
(數據來源于:美國唱片產業協會)
2.1.2消極影響
    強化版權保護會影響音樂衍生產品的收入。在文件共享技術出現之后,伴隨著實體唱片的銷量下降,觀眾對音樂會、演唱會這種現場演出的需求也急劇上升(圖 2),藝術家們演唱會的收入越來越高[3],音樂會和演出相關的銷售也成為藝術家們的主要收入來源[4]。音樂的免費傳播擴大了藝術家作品的影響力,進而激起了大家對于參與他音樂會的興趣。但過度地保護版權會降低音樂在市面上的傳播度,會使演唱會需求降低、藝術家的收入減少。
  
圖2 1990-2017年北美演唱會門票銷售收入   
(數據來源于:Statista)

2.2 業余音樂家

2.2.1積極影響
    業余藝術家對音樂同樣有著很高的造詣和興趣,他們既是音樂行業的高度參與者,也是創作者。他們往往在其他行業有著自己的職位,在音樂領域影響力小,沒有專業的經濟團隊或公關公司來輔助他們,一切音樂活動都要靠他們自己組織和管理。強化版權無疑為業余音樂人們提供了強有力的保障,他們可以訴諸法律獲得專業的扶持。
2.2.2消極影響
    已有作品是音樂創作的基礎之一。業余音樂家們可以學習和借鑒成熟的音樂作品,加以吸收成為自己的創作靈感。如果版權費用提高,那么使用現有作品的成本和難度也會增加,進而影響到他們的創作熱情,最終無法促進音樂市場的繁榮和多樣性。對于業余音樂人,流媒體平臺可以提高他們作品的傳播率和關注度,版權保護強化,粉絲出于遵守法律的原則,會減少自發傳播業余音樂家們作品的行為。當作品得不到廣泛認可,業余音樂家也會逐漸失去對音樂的興趣、離開這個行業。

2.3 觀眾/消費者

2.3.1積極影響
     Reardon 等學者總結出了四種消費盜版音樂可能會產生的風險:財務風險(盜版文件可能會給計算機帶來未知的病毒,造成電腦的損失);質量風險(盜版文件可能不會像正版文件一樣擁有良好的音質,這對消費者的體驗會有影響);社會風險(使用盜版文件可能會給他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會影響自己在別人心中的形象);復制風險(使用盜版文件是一種違法和侵權行為,可能會遭到版權人的起訴)[5]。
    強化版權保護可以提高消費者的法律意識。他們在消費和使用音樂產品的時候會更加注重版權保護,上述的四類風險也會降低。強化版權保護可以培養消費者“音樂付費”意識,養成為知識產權付費(尊重版權)的習慣。
2.3.2消極影響
     隨著技術的發展,21 世紀的消費者已經不僅僅局限于購買、使用產品,他們會對產品加以修改, 進行新的創作和改編。消費者們能夠熟練使用各種電子產品,瀏覽多樣的數字平臺,創作出豐富的內容并網絡傳播。如果強化版權保護,會限制消費者使用和再加工音樂作品。音樂產業的多樣性也會大大降低。像嘻哈、DJ這樣儼然已成為主流音樂流派的音樂形式將會被認定為盜版和侵權[6]。無數熱衷創作或改編音樂作品的音樂愛好者們會因此喪失創作的動力和積極性。

2.4公司/企業

2.4.1積極影響
    分析圖1和圖3中的數據走勢,“1999年Napster(P2P音樂共享平臺)出現”可以視為 1976年以后美國音樂市場的一個分水嶺。1999年之前,唱片音樂收入逐年上漲。但是在流媒體平臺流行之后,美國音樂產業中實體唱片這一部分收入急劇下降,音樂人的總收入也呈下降趨勢。直到近年流媒體平臺訂閱模式逐漸成熟,總收入才有所回升。流媒體的發展使得一個性價比更高的音樂消費模式出現了:大部分用戶選擇流媒體訂閱服務,接觸到更豐富的音樂庫,消費數字虛擬唱片。
  
圖3 按音樂唱片種類劃分的美國唱片音樂銷售額  
(數據來源于:美國唱片產業協會)

     強化版權保護還可以平衡音樂市場。目前,大型的唱片公司掌握著美國大部分的音樂版權,但也受大型流媒體平臺的制約。通過入股Spotify、Pandora這種巨頭流媒體公司可以更好地管控音樂市場,控制音樂的傳播和復制。強化版權保護,作為版權持有人的唱片公司就會在這個市場上擁有更多的話語權,可以制衡流媒體公司,擺脫受流媒體服務平臺制約的狀態。
2.4.2消極影響
     強化版權保護對于企業的長期利益不利。數字技術的發展使得音樂作品迅速在各種平臺上傳播,消費者可以從多種渠道找到一個作品,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欣賞這部作品。強化版權保護會增加制作音樂作品的成本,反而會刺激消費者去尋找更多的盜版作品,從而影響唱片公司音樂發行量。
     從圖1可以看出,雖然流媒體的收入在逐漸增長,但是增長速度已經在漸漸放緩,正處于成熟期到飽和期過渡的階段,流媒體的訂閱收入也會相應滯漲。強化版權保護,流媒體平臺會通過提高用戶訂閱費來增加利潤,但消費者的支付意愿就會隨之減少,最終無法實現流媒體企業增加收益的目標。
 

3總結及建議

3.1總結

      “數字顛覆”時代下加強版權保護對于美國音樂產業來說弊大于利。雖然鼓勵版權保護可以控制盜版作品的傳播并保護音樂家的利益,一定程度上避免了數字技術給藝術家帶來的負面影響,但是過度強調版權保護會阻礙數字技術對于音樂產業的推動作用,不利于音樂產業的長久發展。
     首先,文件共享并沒有對音樂銷售產生巨大的負面影響,反而增加了對音樂衍生產品(音樂會、商品)的需求。其次,流媒體平臺的出現,事實上解決了美國音樂產業收入下滑的問題,也起到了規范音樂版權的作用。此外,數字數據庫的使用,讓音樂家和唱片公司可以更好地管理和保護他們的版權。

3.2建議

     基于前文的研究,該文認為可以從以下四個方面來維護“數字顛覆”時代下音樂產業的穩定性,推動音樂產業的時代升級,實現音樂產業的核心目標。
3.2.1保障音樂人發展平臺,提供良好的創作環境
     在目前的音樂市場中,僅有少數有知名度的音樂人可以靠作品版權獲得可觀的收入,大部分普通的音樂人需要去競爭稀少的資源和市場。保障音樂人權益除了要靠強有力的法律,還需要依仗公平的業內環境,鼓勵作品質量為王,弱化流量的力量,促進音樂人的良性競爭,推進音樂市場百花齊放。
3.2.2擴大音樂市場,創造消費需求
     音樂產業的從業者應該考慮如何在現有基礎上進一步擴大音樂市場。借助當下流行的復古潮流,讓黑膠唱片回潮;重新將傳統音樂產品以數字化的方式通過流媒體平臺回歸市場;實行產業融合,推進音樂產業和其他產業的異業合作等等,增加產品多樣性,創造更多音樂產品形式,吸引更多消費者購買音樂產品。
3.2.3加強市場監管,培養公眾版權意識
    一項新的法律從制定到實施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而現代社會音樂市場瞬息萬變,新政策有可能無法及時有效地應對市場動蕩。在現有法律的基礎上加強執法,加強市場監管,可能是一種更有效的版權保護方式。建立合理的版權交易費用,使消費者感受到音樂作品內在價值,養成支付平臺訂閱費用的習慣,支持正版音樂。
3.2.4創造線上音樂互動產品
    后疫情時代,數字技術也為音樂產業的繁榮創造了更多的可能。目前,諸如線上演唱會、在線K歌、與知名歌手云合唱等線上活動已廣泛開展。這些新形態的出現,往往會產生版權界限的模糊地帶,會出現相關法律法規的空白。從法規層面要追蹤業態的發展,在沒有對應的政策做支持的時候,要及時發揮市場這只“無形的手”的調控作用,包容新業態的產生與發展,讓新的音樂形式成為推動音樂產業發展的新生力量。
     在這個數字化的社會,人們消費音樂的觀念正逐漸改變。市場也從原來的受大型唱片公司主導,轉變為一個由藝術家、企業、消費者共創的產業。一個健康的產業應該要鼓勵行業中的每個人都積極創造價值,版權保護是在應對“數字顛覆”背景下無法避免的話題,音樂產業長遠的繁榮需要各個參與者共同來構建。
 

參考文獻

[1] Wikström P.The music industry:Music in the cloud (Digital media and society series) [M].Cambridge: Polity,2009.
[2] Skog D,Wimelius A,Sandberg H.Digital Disruption [J].Business & Information Systems Engineering,2018,60(5): 431- 437.
[3] Mortimer J H,Nosko C,Sorensen A.Supply Responses to Digital Distribution: Recorded Music and Live Performances [J].Information Economics and Policy,2012,24(1):3-14.
[4] Connolly M B,Krueger A. (2006).Rockonomics:The Economics of Popular Music[N].Working papers,2005-04-01(499).
[5] Reardon J,McCorkle D,Radon A.A global consumer decision model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theft [J].Journal of Research in Interactive Marketing,2019,13(4): 509–528.
[6] Howard S.Grey Tuesday,online cultural activism and the mash–up of music and politics [EB/OL]. (2004-10-4) [2021-9-2].https://firstmonday.org/article/view/1180/1100
 


作者簡介:蘭婷伊(1995.07-),女, 遼寧大連人,碩士,研究方向:音樂產業研究。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最新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色偷偷超碰av男人天堂,久久久国产精品一区二区,玩弄中年熟妇在线播放妇,91久久大香线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