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官方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少兒圖書館有聲讀物資源建設策略研究

2022-04-22 點擊:
郭趁心
(河南安陽市少年兒童圖書館,河南安陽   455000)
 
摘要:有聲閱讀作為傳統閱讀方式的一種補充,獲得的關注和認可日趨增多,圖書館推出的有聲閱讀服務模式,是與時俱進的具體體現,將傳統文本閱讀依賴于視覺的閱讀方式突破,滿足了不同層次潛在群體的需求,使閱讀形式泛在化。將有聲閱讀方式引入兒童圖書館建設中,改變兒童圖書館較為落后的現狀,促使兒童圖書館在假期能夠為兒童提供特色服務。該文從加強兒童有聲讀物建設的現實意義角度出發,對兒童有聲讀物的價值進行闡述,探討有聲讀物對兒童成長的積極影響,在此基礎上提出兒童圖書館有聲讀物資源建設的策略。
關鍵詞:少兒圖書館;有聲閱讀;資源建設  
中圖分類號:G258.7;G253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4110(2022)01(c)-0062-04
 

Research on the Construction Strategy of Audio Reading Resources in Children's Library

GUO Chenxin
(Henan Anyang Children's Library, Anyang Henan, 455000, China)
 
Abstract: As a supplement to the traditional reading methods, audio reading has gained more and more attention and recognition. The "audio reading service mode" launched by the library is a concrete embodiment of keeping pace with the times. It breaks through the visual reading method of traditional text reading, meets the needs of potential groups at different levels and makes the reading form ubiquitous. The introduction of audio reading into the construction of children's library will change the backward situation of children's Library and promote children's library to provide characteristic services for children during holiday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practical significance of strengthening the construction of children's audio books, this paper expounds the value of children's audio books, discusses the positive impact of audio books on children's growth, and puts forward the strategies for the construction of audio books resources in children's library.
 
Key words: Children's library; Audio reading; Resource construction
 
      兒童正處在富于想象的年齡段,他們的思維活躍但閱讀能力有限,有聲讀物很好地將聽覺與視覺教育相結合,在聲音轉變為圖像的過程中刺激大腦中樞神經,潛移默化地促使兒童想象能力得到提高。有聲閱讀以豐富的資源內容、便捷的閱讀方式為識字量少的兒童讀者提供了閱讀學習平臺,兒童讀者只需要用聽覺便可輕松愉快地獲取閱讀體驗,該平臺也將兒童閱讀能力低的問題有效解決[1];趦和瘓D書館隸屬公益性機構,是兒童校外教育機構,是學校教育的延伸,有責任配合學校的素質教育[2]。因此,兒童圖書館要充分利用自身的優勢為兒童讀者提供有聲閱讀服務,通過創新優化服務模式調動起兒童閱讀的積極性,促進兒童讀者智力與能力的開發。兒童圖書館作為兒童讀者的指導機構,對現階段兒童有聲讀物多元化的發展,如何通過研究分析加快推進有聲讀物資源建設的步伐,更好地履行兒童圖書館的使命,是圖書館關注的關鍵問題。
 

1有聲讀物概述

1.1概念

     有聲讀物也被稱作“聽書”或“有聲書”,是數字媒介載體的主要組成部分,與傳統模式下的紙質和電子閱讀存在明顯不同,是一種新型媒介自愿類型,不但能充分滿足用戶多樣化、個性化閱讀需求,同時有助于緩解用戶長時間閱讀紙質書、電子圖書形成的視覺疲勞[3]。美國有聲讀物協會對有聲讀物的概念進行界定,主要指包含不低于51%文字內容并以磁帶、高密度光盤、唱片為存儲介質進行包裝銷售的錄音產品。其中相關研究報告認為有聲閱讀主要指以網頁或客戶端技術為基礎,通過PC、智能手機、平板電腦、電子閱讀器、車載等閱讀載體,為組織或個人提供有聲讀物的錄制、收聽、分享等相關閱讀服務[4]。通過對有聲讀物資源的概念進行分析,計算機技術與互聯網技術的快速發展是深化有聲讀物內涵的主要體現。
    兒童有聲讀物的服務對象為少年兒童。少年兒童對外界的好奇心強烈,對擴充知識儲備的需求較高,但專注力不佳。少兒有聲閱讀資源能有效解決這一問題,將現代化信息技術與數字資源作為基礎,建立趣味性閱讀模式,對文字與故事進行加工,使閱讀不再依靠紙質圖書。少兒圖書館積極開展有聲閱讀資源建設,實現對閱讀作品的情景加工與再現,不管是童話故事、經典名著,還是較難理解的古詩詞,均可進行有聲加工,靈活、生動地展現在少兒面前,供少兒閱讀。近些年來,我國少兒圖書館的數量越來越多,均可利用信息化技術與數字資源開設有聲閱讀區域。少兒閱讀也成了紙質閱讀的一種延伸,以一種具有特色的方式實現文字的有聲化,有助于提高兒童的閱讀興趣,具有多元化發展趨勢。

1.2特征

     首先,對有聲讀物資源的發展進行分析,早期階段有聲讀物主要形式為說書,通過說書一人口耳相傳的形式傳播,內容多為市民小說,關于兒童的有聲讀物資源匱乏,類型與結構相對單一。隨著磁帶、光盤等傳播媒介的發展,很多教育附加品融入有聲讀物資源中,使有聲讀物資源的類型更加多樣。在互聯網時代背景下,結合用戶海量、多樣、個性化信息需求,有聲讀物的內容和載體形態已遠遠突破傳統的單一范疇,其類型豐富多樣,不再局限于廣播劇、評書等音視頻內容,內容包括政治、人文、軍事、文藝、少兒等多個方面,同時內容劃分更加明確,具備明顯的個性化特征。   
     其次,隨著互聯網與智能終端的不斷更新升級,特別是無線網絡的全面普及,用戶通過圖書館獲取文獻資料的方式發生明顯變化,在無線網絡的覆蓋范圍內,用戶可通過智能手機、平臺電腦的移動終端設備,根據自身的喜好、意愿、閱讀偏好針對性選擇數字資源。用戶行為方面的變化,導致圖書館的有聲資源建設格局發生變化,從過往“資源提供”為主逐漸向“用戶服務”為主轉變。與文本為主的資源相比,有聲讀物資源幾乎不需要煩瑣操作,不但能有效解放視覺對文字的依賴,同時能緩解人們的工作、生活壓力,為其提供愉悅的精神體驗;隨著有聲讀物的全面普及,圖書館的服務理念也在不斷深入。
      另外,傳統模式下音頻資源從錄制至剪輯制作需要嚴格遵守相關流程規范,整個流程均需在封閉空間進行,難以了解用戶實際需求;而有聲讀物遵循新媒體傳播運行規律,內容制作方面充分結合用戶的實際需求,遵循用戶意見,引導用戶采用有聲讀物的制作,實現雙向互動。有聲讀物資源面向網絡用戶,其內容不僅包括專業主播,同時也包括很多愛好者,移動場景環境下的有聲資源具有網絡化的特點。
    最后,隨著互聯網信息技術和社交媒體平臺的迅速發展,互聯網用戶數量逐年劇增。同時網民對互聯網中海量信息具有敏銳的觸覺,個性化需求十分明顯;另外移動終端技術不斷升級,為用戶獲取各類互聯網信息提供巨大便利。因此能根據用戶需求定制、個性化推送,為有聲讀物資源建設夯實良好的用戶基礎。
 

2兒童有聲讀物的價值

2.1教育價值

    由于在有聲閱讀中聽覺所占比例很大,借助聽覺讓兒童讀者對語言符號不斷地認知,通過模仿再將這些語言符號表達出來,從模仿開始慢慢增強表達能力。在有聲讀物的熏陶下,詞匯量逐步積累起來,當再次遇到類似情景時他們也能將這些詞匯進行模仿使用。兒童聽書的過程也是熟悉世界、提升認識自我能力的過程,能夠幫助學習與人交往的技能。積極的有聲讀物逐步灌輸兒童待人接物的生存技能,對其樹立正確的價值觀有很大幫助,引導兒童讀者自覺摒棄極端行為方式,采納正確的健康的行為方式[5]。

2.2實踐價值

     “聽為主,看為輔”的有聲閱讀模式,對閱讀能力較低的兒童讀者來說,是提高認知和閱讀能力最有效的方式。在傳統閱讀中將具有傳承價值的經典故事、與新時期兒童認知、與國情相符合的相關內容,通過配音使之與聲音元素有機融合,從根本上將兒童基于文字閱讀的模式改變,將兒童各個器官調動起來,以此引導兒童更好的接觸圖書,更早的感受閱讀[6]。有聲讀物最大特點是在不同場景中都能以其多元化形態與之相融合,如可與圖書館、學校、家庭等有機融合,將培養兒童讀者閱讀習慣的環境打造得非常舒適,激發其閱讀興趣。為適應兒童讀者多樣化需求,在內容上兒童有聲讀物做出了擴充,所涉及的內容較廣泛,涵蓋兒童生長各個方面的內容,其中有學習指導、親子教育、科普知識、兒童故事、生活常識等,這些有聲讀物以全新理念“替代教育、親子陪伴式”的閱讀模式,向兒童讀者傳遞優秀民族傳統文化、事物運行的客觀規律、如何樹立正確的價值觀,通過豐富聆聽內容引導他們全方位的發展。
 

3有聲讀物對兒童成長的積極影響

3.1開闊視野,增加求知欲

     對學齡前兒童來說,由于他們的注意力很難集中,加之文字識別能力較弱,受限于理解能力,這是他們缺乏對紙質書閱讀興趣的主要原因。但有聲讀物采用專業情景的朗讀、書面文字的轉換、動聽的音樂等手段,不僅吸引兒童的"耳朵",增強閱讀的欲望,也實現了讀物的再創造,將讀物進一步精品化。這種精品化的提升通過兒童聽覺感官的沖擊力,促動其對文字描述內容進行思考,同時,將難懂的一些知識采用與兒童思維更貼近的方式傳達,啟迪兒童的思維判斷。目前有聲讀物的內容越來越豐富,可在趣味中讓兒童輕松獲取知識。兒童在求知過程中由淺入深、有選擇性地進行閱讀學習,潛移默化地接受啟發式教育,幫助其認知世界。因此,豐富有聲閱讀資源,可更好地為兒童讀者提供高質量服務。

3.2改變行為方式

     0-12歲的兒童認知能力、智力發展水平是不同的,所以選擇的有聲讀物也要與年齡發展的特點相符合,尤其是在初級學齡階段要進行系統化的學習指導,在有聲讀物資源中應引進課內外知識,對于高級學齡階段的兒童,因其已具備了對科技、人文含義的理解能力,兒童圖書館應幫助其實現語言、認知、行為等多方面的發展,所以有必要對有聲讀物資源進行擴充,以滿足不同年齡段、不同背景的兒童閱讀需求。兒童的教育過程不只是單純的心理系列認知,還需激發其性格、情感、能力、意志等心理品質,將具有積極健康的文本內容融合進有聲讀物中,讓兒童反復聆聽,在長期熏陶下,他們的為人處世會有明顯改善,而且性格、行為方式、生活能力等方面都會有所變化,尤其是在其自理能力方面會有很大提高,最終實現在聽中學,在生活中體現。相較于城市兒童,農村留守兒童長期遠離父母,極為敏感,在心理上更需要聲音的關懷。兒童圖書館也應面向農村,為留守兒童提供針對性的有聲讀物服務,通過為其提供聲情并茂的朗讀、逼真的音響效果的有聲讀物給留守兒童以無限遐想,聽讀過程中兒童的愉悅感會有明顯的增加,促使原本內向的留守兒童變得活潑起來,促使其心靈健康成長。
 

4兒童有聲讀物的發展困境

    在互聯網信息化時代背景下,閱讀媒介的更新使少兒圖書館有聲讀物內容、體量方面更為豐富。但結合現狀分析,兒童有聲讀物無論是在內容分類方面,還是在內容質量方面,均難以滿足兒童用戶的全部需求,這也說明我國兒童有聲讀物的優質內容較為匱乏,需要進一步開發。目前市面上多數兒童有聲讀物資源只是簡單地改編紙質文學作品,但是因為文學作品的版權費較高,購買版權需要支付大量的費用,兒童有聲資源的開發前期需要大量的資金支持,所以部分企業為了追求利潤,降低成本,發行產品的同質化現象嚴重,對閱讀者來說,平臺同質化現象將會導致審美疲勞。除專業生產內容外,部分平臺還具有用戶生產內容,他們大量參與少兒有聲讀物的創作,但因為未經過專業培訓,并非播音專業人員,導致音頻質量低下,存在雜音等不良情況,制作內容缺乏嚴格審核,部分故事情節較為成人化,并不適合兒童閱讀。由于制作門檻較低,市面上的兒童有聲讀書數量繁多,質量參差不齊。部分平臺為了追求自身效益,將他人作品簡要更改或直接抄襲,導致讀者的選擇負擔增加,甚至對讀者帶來不佳的閱讀體驗。另外互聯網的傳播速度較快、渠道廣,內容侵權情況十分嚴重。部分不法出版商利用法律漏洞竊取他人的勞動成果,因公眾的版權保護意識不足,侵權現象十分嚴重,導致維權困難,嚴重擠壓原創內容的生產空間,使創作者的積極性下降。
 

5兒童圖書館有聲讀物資源建設策略

5.1構建多維度的有聲讀物資源體系

     作為向兒童讀者提供服務的兒童圖書館,在開發有聲讀物時必須要與成人娛樂性的閱讀區分開,因兒童讀物的教育意義極為重要,必須要用與兒童年齡相符合的語言引導其感受優秀文本的魅力,在數字資源建設過程借助多維度的資源,對有聲讀物資源體系實施調整。在選擇讀物資源時,應當遵循兒童成長的規律,充分考慮他們的特征,構建基于兒童專屬的且能夠體現有聲資源特點的、兼具不同功能的資源體系,更好地與時代的變化發展相適應。圖書館在開展數字資源建設時要依據閱讀分級理念,設置分級閱讀模式,并對各年齡段的兒童進行類別劃分,同步配備與各年齡段相對應的讀物資源,形成階梯形閱讀,促進不同年齡段閱讀效率的提高。不同階段兒童對優勢讀物資源的需求存在明顯差異,如0-12歲兒童的遏制力發展水平、認知能力與個性特征存在不同,所以在進行有聲讀物資源選擇的過程中,存在明顯的差異。在嬰兒時期,孩子的感官發展迅速,對聲音十分敏感,能夠被聲音吸引,因此需要使用柔和緩慢的語音系統,幫助其識別聲音內容;幼兒時期兒童的思維特征較強,充滿好奇心和想象力,可通過童話故事、音樂實現文字語言的轉換,滿足其閱讀需求;初級學齡時期,兒童需要科學、系統的學習指導,可將課內外知識融入有聲讀物資源;對高級學齡時期的兒童,為幫助其理解科技、人文、藝術等內涵,促進其全面發展,圖書館需要完善有聲讀物資源。其次,借助移動終端、網站等資源載體,提供協同式服務,采取掃碼、制作等方式進行閱讀行為的引導。

5.2開發多路徑的有聲讀物資源

     通過整合有聲資源類型,以大數據技術為依托,自主開發有聲資源平臺,在有聲資源建設中引入資源生產商,或館際之間合作等,這些開發路徑都能實現高質量建設。少兒圖書館有聲資源平臺構建,通過運用定位設備來實現。兒童圖書館可利用該平臺采集有聲閱讀數據,開展兒童閱讀行為、屬性、位置的數據分析,為有聲資源建設提供兒童閱讀興趣與喜好方面的準確的規律性分析結果,以此創設有聲資源高質量的欄目,推送與兒童行為規律相符合、適合培養兒童情感的資源內容。此外,對有聲讀物的再造僅依靠某個資源生產商來達到生產、傳播的目的是很難實現的,只有借助館際之間合作,將各種知識與資源真正實現共建共享,才能有效提升建設水平。在場景建設過程也要確?茖W劃分,使呈現出的場景更趨于科學化、合理化。

5.3加強有聲讀物資源的場景建設,合理劃分類型

    傳統模式下進行圖書館信息資源建設的過程中,多通過主題類型對圖書資源進行分類處理。有聲閱讀主要通過有聲讀物資源建設,少兒圖書館整合有聲讀物資源不但能為少兒閱讀提供便利,同時能為他們構建更適宜的閱讀場景。為提高有聲閱讀的多樣化水平,少兒圖書館需要加強對有聲讀物資源的場景建設,同時對場景類型進行合理劃分,根據少兒實際發展情況以及生活環境,積極發揮場景建設的重要作用。在與少兒生活環境進行融合的過程中,少兒圖書館需要突破專一化,對不同年齡階段少兒的身心發展情況進行全面分析。少兒的實際生活中具有諸多場景,不同類型的場景與少兒的日常行為關系密切,對不同的閱讀場景來說,有聲讀物資源具有不同的內容體系,所以在呈現場景的過程中,少兒圖書館需重視場景建設的真實性與客觀性,統一有聲讀物資源主題。少兒圖書館是少兒進行有聲閱讀的主要場所,需要充分結合少兒家庭、學習環境、學習內容等,保證場景建設的合理劃分,為明確少兒有聲閱讀的方向提供保障。
 

6結語

     在全民閱讀時代,有聲閱讀有著非常廣泛的應用場景,而且為兒童打造的閱讀環境猶如身臨其境一般,促使兒童讀者沉浸在閱讀中。在全民閱讀語境中,兒童圖書館要與時俱進,響應時代的號召,積極建設有聲閱讀資源,從多維度選擇適宜兒童的有聲閱讀資源,營造優質的閱讀空間,以達到情境化再創之目的,幫助兒童發散思維,推動兒童閱讀發展。
 

參考文獻

[1] 王妍.全民閱讀時代少兒圖書館有聲讀物資源建設探析[J].圖書館工作與研究,2019(9):117-122.
[2] 袁洋.公共圖書館“沉浸式”少兒閱讀推廣研究——以南京圖書館為例[J].圖書館學刊,2019(11):119-122.
[3] 李曉寧,李廣通.近十年我國未成年人有聲閱讀研究述評[J].圖書館研究與工作,2021(3):29-34+76.
[4] 趙亞波.全民閱讀時代少兒圖書館有聲讀物資源建設探析[J].新閱讀,2021(6):69-70.
[5] 楊媛.分級視角下少年兒童圖書館閱讀推廣調查與分析[J].晉圖學刊,2019(4):62-67.
[6] 上海少兒圖書館設“全景式數字閱覽室”[J].圖書館理論與實踐,2012(10):74.
 


 作者簡介:郭趁心(1980.12-)女,河南新鄉人,本科,館員,研究方向:圖書館。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最新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色偷偷超碰av男人天堂,久久久国产精品一区二区,玩弄中年熟妇在线播放妇,91久久大香线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