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投稿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影視文化中的紀錄片創作課程教學改革與創新研究

2021-06-30 點擊:
周楨翔1,周 毅2  
(1. 長沙學院,湖南省長沙市 410003;2.湘潭大學,湖南湘潭,411105)
 
作者簡介:周楨翔(1989-),男,湖南湘潭人,碩士,研究方向:舞臺劇敘事與攝影流派。
通訊作者:周毅(1964-),男,湖南武岡人,博士,副教授,研究方向:文藝理論,電視劇 ,郵箱:xtuzhouyi@163.com 。                  
基金項目:湖南省教育科學“十三五”規劃2019年度一般規劃課題 GS[2019]GHB2187。
                
摘要:紀錄片創作作為高校廣播電視、影視專業的主干課程,在今天高速發展的新媒體背景下,目前的教學模式已出現一些不足之處,課程教學和評估的改革勢在必行。實行考核的作品項目制,改變課堂教學模式,是影視文化中紀錄片創作課程的一種改革新思路。在理論教學過程如何突破傳統課堂的限制,如何讓從實踐出發革新紀錄片創作的考核機制,這對于紀錄片創作的教學而言既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也是適應時代的一種必然。
關鍵詞:紀錄片創作;項目制;翻轉課堂
中圖分類號:J952-4;G642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4110(2021)02(c)-0110-04
 
1影視文化中的紀錄片創作的教學現狀
      《紀錄片創作》作為廣播電視編導、影視編導、影視攝影與制作、攝像與攝像等多個影視、電視類專業的核心課程。由于其課程特點,各高校往往在整個教學計劃的第三年開設:這既是因為紀錄片課程需要大量的前置課程作為基礎方能進行,又是因為該課程的重要性而作為前課程的總結,更體現該課程在整個教學中的核心地位。對于這樣一門具有特殊性、重要性的課程,我們卻發現當今的《紀錄片創作》教學長期地處于相對落后的狀態,不能較好地適應當今的需求。
      在現有的《紀錄片創作》的理論部分教學中,授課教師的講述內容是主體。在過程中,我們發現往往學生的參與度不高,且由于紀錄片的理論知識過于龐雜,學生較難以作為主體進行自主學習。這在很大程度上導致了學生很大程度上對于該部分的學習并不熱心,因而對于《紀錄片創作》中的相關理論往往不夠重視、缺乏耐心甚至是完全地忽視。紀錄片創作作為一門應用性極強的課程,除了以上提到的,我們還需要從教師教授的自身出發,了解的重點是紀錄片理論的講授應緊密結合實踐內容,且需要明確的是理論學習的落點必須與“創作”一部完整紀錄片的整個過程相關。而在以往的教學中,我們發現課堂講授理論知識和實踐結合并不緊密,特別是課堂播放的紀錄片或紀錄片段的分析多流于表面,或是采用影評的方式分析——這更像是一種影視批評而非理論的分析。且授課教師在大多數時候未能將紀錄片作為一個整體項目進行分析(僅僅孤立地分析紀錄片),因而學生在接受理論教授后也不能很好將紀錄片理論運用于實際拍攝。
       而在以往的紀錄片實踐教學部分中,對學生進行籠統和隨意的分組在紀錄片創作的整個過程中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在實踐方面雖然學生的積極性會更高一些,相較于理論教學更能發揮自身的主觀能動性,但依然存在很多問題影響著這門課的最終教學結果。其一是分組問題,由于紀錄片創作的復雜性和團隊需求,因而各高校對于實踐課的開展往往采用的是分組的形式。分組過多過隨意,拍攝實踐地點過于分散,教師難以具體指導學生的拍攝和關注過程細節等都成為該課程實踐部分的問題。其二是評價體系問題,飛速發展的現代媒介和傳統紀錄片理念之間的矛盾,部分教師對于紀錄片評價體系過于“個人化”,都是導致《紀錄片創作》實踐部分的教授和評價失衡的重要原因。
       同樣的,一門課程的考核是往往是課程成果的重要的檢測手段,同時也是達到教學目標的重要手段,它同時也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學生能夠取得的學習效果。而從整體課程評價體系而言,《紀錄片創作》現有的課程考察和考核模式對于學生綜合能力方面的考核尚有力不從心不之處,目前的課程評價體系還不夠完善,成績評估體系尚有不足,未能通過考核很好體現學生真實水準。
       綜上而言《紀錄片創作》的新的教學模式和考察方法勢在必行,這既是課程本身適應時代的需求,也是該課程在整個影視類專業教學計劃中的重要性的一種體現。
 
2關于紀錄片創作的教學的幾個核心問題
2.1教學“慣性”與時代脫節
      長久以來,《紀錄片創作》的教學圍著課堂教學展開而并非將其視作一門實操性極強的課程,因而教師在教授本課程是往往出于一種教學上慣性對紀錄片內容進行大量的講述。當然,這種慣性不僅體現在紀錄片創作課程上,在很多課程上也有體現——課堂上往往是大段理論的復述,與實踐相關內容也多用“特定例子”的形式進行相應的講解。但這種教學的“慣性”對于紀錄片創作這樣的課程的負面影響尤為突出。同時,教學“慣性”這類問題常常伴隨著重大的理論“誤解”,比如,關于攝制和錄制,現場采訪,突發事件等諸多紀錄片的必備內容。由于操作的復雜性和講述的不明確性導致學生產生大量的“誤解”:在這樣的方式下紀錄片的理論與實踐關聯性不強,導致學生對于知識不能理解。
        在絕大多數情況下,盡管該課程的授課教師在整個課程中認真負責,但由于原有教學機制與時代脫節因而紀錄片創作教學在這部分的核心問題在于學生對于這部分知識難以運用于實踐,而該部分內容又是考核的重點,導致學生對該部分內容“死記硬背”,既耗費了大量的時間記憶,又不能結合實踐從而運用,導致“考完就忘”。正所謂“學習和鞏固知識需要耗費很久的時間。知識在不同情境下多次重復出現,而非一次學習,這樣有助于學生建立堅固、復雜的聯結”。同時有別于故事片,紀錄片理論來源于創作實踐。將枯燥的紀實理論單獨地講而不進行“理解記憶”,不僅使學生喪失學習興趣,而且使在特定的創作語境下產生的特殊規律成為普遍真理,甚至束縛了學生未來的創造能力。
2.2流于形式的實踐創新教學
     不論是傳統還是革新,對于紀錄片創作課程而言,指導學生拍攝一部完整的紀錄片的實踐和實施是關鍵。就紀錄片的創作特點而言,從前期的實踐調研、文獻的調研,到題材方面的選題、破題,到選題的編導策劃、計劃的制定,再到臨場的拍攝、突發應對,以及后期的剪輯,包裝。甚至是宣發、推廣。這是一個十分花時間的過程,依照行業內的經驗,一部時長為半小時的成熟紀錄片往往需要一個甚至幾個月的時間打磨并形成最終成品。而對于大部分的高校而言,《紀錄片創作》課程往往只有一學期或者兩學期的課程,而紀錄片創作的實踐部分往往只能安排幾周的事件進行,這樣會導致學生在整個創作過程中缺乏足夠的時間打磨,導致成片粗制濫造,甚至部分學生為了完成任務出現抄襲、偽造等嚴重違紀的行為。
      由于現實行業和教學存在的巨大差異造成紀錄片創作的實踐流于形式,難以培養學生紀實能力,因而我們不僅需要將實踐課程中電影、電視創作技術有機地結合。使得師生在教學過程中充分發揮學生的主動性、積極性,突破理論與實踐的隔閡,使學生能夠較好地掌握影視紀錄片藝術創作的綜合能力,解決教學難點。以項目為導向,輔之以課堂翻轉教學法的改革是有效的教學方法。同時對課程優化,在課外部分有一種成熟的機制使得學生自主學習,彌補時間上的不足。
 
3對應策略和教學改革
      面對現今紀錄片創作課程存在的問題,對應和改革因以教學為中心,以學生為主體。宏觀上運用更現代的教學手段,通過一系列教學環節設置,提高教學目標的質量和能力。微觀上在教學方法上,為了培養學生的實踐能力(理論和實踐相結合的能力),因此我們在微觀方案上更強調教學的“翻轉課堂”和“項目制”等概念。
3.1教學時間的合理安排:翻轉課堂和課外實踐
      對于課程時間不足的問題,依據以往教學的經驗,通過翻轉課堂的形式將教學時間“延長”到課外是一種高教學效果的好辦法。簡單地說,翻轉課堂就是“把原來的教學活動放到課后的課堂上去,解決小組和個別問題,或進行討論,或做實驗”,也就是把傳統教學過程中的“課內”與“課后”兩個部分有機結合,模糊“課堂”的觀念,從而使得學生提高學習效率和效果。在課后通過諸如網絡課程、自學課程、小組交流、校企合作探究等多種形式進行課堂以外的深入學習。
      具體到紀錄片創作課程中,基于常規的方式和傳統課堂教學中,教師過分依靠自身知識體系和現代有教學素材,且通過講授完成知識傳遞。對于紀錄片創作如何“翻轉”,既要轉變原有的課堂教學組織方式(不再拘泥于僅僅老師為主的“講授式”的課堂),又需要本課程的課程組對紀錄片創作課程進行宏觀的設計(轉變為學生為主體的課堂的同時保持課程的專業性等問題),同時對現有教材、資料和文獻進行創新改造而非一味照本宣科,從而能靈活適應不同階段的學生。同時在教學過程中通過觀察與檢驗,設計針對性地對策,主動更新知識,對學生“因材施教”。
      根據以往的《紀錄片創作》教學經驗,學生往往對于課堂知識(特別是理論知識)不關心且缺乏興趣。部分原因是因為相對于精彩的故事片、劇情片,紀錄片的觀摩相對枯燥,部分的學生往往難以靜心進行觀看和研究。與此同時,由于《紀錄片創作》需要講授的知識點過多過雜,教師很難免會有照本宣科等問題存在,從而使師生在課程學習中的交流受到限制。打破原有模式,將課堂形式打破而以小組討論的形式進行,能更好地促進師生之間的互動,有效激發學生興趣,形成濃厚的學習氛圍。與此同時,獨立的小組創作能鼓勵學生進行獨立的思考,提高學生自主創新意識。 “翻轉課堂,把學習的主動權讓給學生,讓他們從浩瀚的信息海洋中獲取所需的知識和技能,教師發揮著引導和幫助的作用,自然能更好地培養學生的自主學習能力”。
      布置任務讓學生“主動看”“自己講”往往能夠取得很好的教學效果。所謂“主動看”就是設定一個紀錄片庫讓學生自主感興趣的影片選擇,而“自己講”則是需要學生在課堂之上自行講解選擇的紀錄片,通過自主分析使得學生主動學習背后的理論知識。而改革中通過這樣的形式進行的課堂“翻轉”,讓學生成為《紀錄片創作》課堂學習的主體,讓學生在各個的課程實施階段以小組的形式進行自主的學習,會給學生以豐碩而直接的成果,這樣將會給學生求知的動力,能增強學生的主動性、積極性。而不同小組之間也可以通過互評的方式形成的良性的競爭氛圍,對學生在“翻轉”的教學中的小組比較中形成良性的壓力,使學生能更用心,更創新,從而達到較好的教學目標。
      由于紀錄片創作需要掌握的教學內容較多,學生學習時間不夠也是《紀錄片創作》教師經常面臨的一個重要問題,課堂時間是遠遠不夠的。因而課外的合理安排和有序化安排能給學生時間進行學習:在課后學生可以通過有體系的自學一些不需要老師現場詳細講解的理論知識,和一些教師指定的文獻和影片。從而將課堂所學在課后進一步鞏固,解決了學生學習理論知識的困難,既節約了大量的時間,又省去了大量“死記硬背”的內容。
3.2小組職位設置、階段性指導與行業標準
       不同于以往的《紀錄片創作》實踐課程部分的粗略分組,在紀錄片改創作的改革中應當根據創作時的項目的需要明確并在實踐小組中設立“職位”概念,保證學生能在每一個紀錄片項目細分出自己的職責,使得學生不僅在紀錄片創作的過程中明確編導、攝影、剪輯、后期等職位需要具備何種條件使之能夠能全心投入,也讓學生在實踐中就明確自己在一個項目組中的職責。既能夠在“擬真”狀態下增強學生學習的能動性,又能在一定程度上與行業、業界接軌培養明確的職業意識,明晰紀錄片創作整個過程中的“職位”的具體意義。期間通過小組訓練,學生在專業紀錄片的制作過程中積累了豐富的實踐經驗,使紀錄片教學更加符合當今的行業標準并和真實的紀錄片創作過程更為貼近,為以后的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同時依據紀錄片的整個完整的制作過程,將每小組自行選定的紀錄片項目分成不同的實施階段,如選題策劃、前期調研、文案創作、前期拍攝、剪輯后期等。通過“職位”的概念清晰地將任務設置清晰,并放置到紀錄片創作過程中的每一階段,使學生在紀錄片項目的各個環節都能精確掌握相關技能,同時細化每一階段的評價標準,合理評價學生各個階段的學習過程,為學生今后熟悉整個紀錄片制作流程并真實拍攝打下堅實的基礎。通過這種方式,“每個學生都能在不同的階段學習不同的創造技巧,從而避免部分學生產生創造問題,部分學生產生不足問題”。
      與此同時,針對各組別的獨立選題所涉及的紀錄片的類型與風格,選擇相似和相關的紀錄片進行觀摩與分析,使學生在具體的創作中獲得開闊的思路。不僅僅使得學生能在同類紀錄片中習得創作的經驗而少走彎路,也使得他們能夠“觸類旁通”在其他紀錄片中獲得更多靈感有利于選題的創作。針對實際創作中遇到的問題,根據具體需要,滲透到紀錄片理論中去。因此,教師的教學更多的是針對具體的創作環節,學生也會因為例子“生動”而對理論產生的更大興趣,從而更好地指導具體的創作實踐,用理論解決實際的創作問題。
3.3考試改革和相關設想
     對于紀錄片創作的最終成績,并通過行業化的標準和流程考核學生顯得尤為重要。摒棄原有的“實踐+試卷”的考核方式,而著重實踐的考核(即完整的紀錄片項目考核),淡化或去除試卷老何。此外對于一般高校而言原有的考核方式對于編導專業特有的文體沒有涉及,而該部分作為學生將來行業必備的專業技能沒有能夠很好的體現。因此考核方面應著重體現該部分,包括選題報告、編導闡述、拍攝計劃等方面。同時在紀錄片創作的考核改革的過程中,我們不能只注重拍攝部分從而忽視理論的重要性。如果沒有理論的指導,很容易產生盲目性和失誤。因而教師要據此要合理整合知識系統,同時通過多重手段調整教學過程;要借鑒國內外高校和行業的創新經驗,根據前一屆的數據調整教學內容和考核的環節。在構建學生的紀錄片創作觀念和意識同時,使得學生能夠真正的“學有所獲”“考有所得”。
      最終成績的確定根據最終各小組紀錄片的的課程結果,不僅僅根據每組紀錄片的基本水準評定分數,也將根據不同成員的“職位”分工。具體方法為在同一組的基礎分數上對每個學生完成課程的情況進行評估。并可以根據創作的不同時期各學生的表現和實踐內容細化、量化不同學生的成績。當然該方法教師本身的工作量有所增加,也將耗費更多的時間投入。但通過該方式,學生可以避免“機械的”考試和學習,并且考試的方式、課程的核心與編導專業的整個培養的目標是相一致。
       此外,我們需要明確分階段的細分的考核也十分必要。若是整個學期的考核高度集中于期末的一兩次測驗,學生就不能在過程中及時糾正會犯的錯誤和潛在的問題。這會直接導致成績的不均衡和不合理。所以,有必要在選題、拍攝、后期等紀錄片創作的各個階段設置考核。這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影視創作是學生對各種單一影視技術的掌握轉化為綜合藝術創作的過程,是學生運用課堂學習進行實踐創作的綜合測試,穿插編排理論與經典影片分析、紀錄片理論研究、經典影片分析與紀錄片創作實踐相結合”[5]
       此外,評審的機制也是十分重要的,我們應該采用的“業界+學界”的評審模式對學生的紀錄片作品及相關的文體進行考核[6]。其一是單純的學術方式考核紀錄片往往會較為學理化和理想化,從而這樣的考核不能從行業的“即用”原則上對學生考核(這也導致很多時候學生進入行業后需要一定時間適應行業)。而如果單純從“業界”角度出發也過于實用化,由于行業、媒介的變遷在今天而言相當的迅速,因此這難免會在有“短視”的問題存在。故對于學生作品評判時應當注重二者結合,在紀錄片創作期末作品評審構成中兩方面的評委都要有所涉及并要合理地平衡比重,而最好的辦法就是由本校教師和校外專家共同組建一個評審團體。
 
4 
      紀錄片創作是理論與實踐結合,內在和外在相結合,技術與藝術相結合的綜合課程。原有課程模式既不能適應課程復雜的教學內容,又不能充分調動學生的積極性和創造性。把教學改革記錄項目作為教學的核心,把理論教學與實踐教學相結合,以翻轉課堂、項目制、職位制為教學和考核的手段,調動學生的學習積極性,由被動接受到主動,創造性地完成教學任務,是一種極具潛力的教學改革方法。
 

參考文獻
[1] 安妮塔•伍爾福克 著,伍新春譯.教學心理學 .[M]. 機械工業出版社,2015-9,30
[2] 康延智.紀錄片創作課程教學改革與創新研究[J].傳播力研究,2020,v.4;No.096(12):155-156.
[3] 馮德嶺,李秀英.《電視紀錄片創作》課程教學模式改革探究[J].新西部,2016,000(006):153-154.
[4] 梁飛.基于能力標準的紀錄片創作課程教學流程探析[J].傳媒與教育,2016,02(No.9):217-219.
[5] 江霄,焦道利.《紀錄片創作》課程教學改革與實踐[J].中華傳奇,2019(10):71-71.
[6] 宋錦軒.紀錄片創作課程教學改革與創新研究[J].人才資源開發,2016(18):174-176.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文化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久久精品国产久精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