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投稿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中國文化對外傳播中中國畫的闡釋與表達,兼析《步輦圖》的文化意

2022-01-10 點擊:
 王悅欣1 , 楊璇羽2
(1.河北大學國際交流與教育學院,河北保定 071002;2.中國傳媒大學,北京100024)
 
摘要:中國畫是中國文化的重要載體之一,蘊含著豐富的文化內涵。中國畫的詩情畫意不僅有民族情懷的抒發,也包括對中國文化審美趣味、哲理思想和精神內涵的展現。其鮮活的藝術語言場景和背景資料為外國人了解中國,留學生學習漢語提供了真實的語言環境和跨時空的溝通途徑。漢語國際教育的最終目標是讓學生在學習語言知識的同時,掌握運用語言的本領,了解目的語國家的文化。本文通過對中國畫的解讀和分析,展示中國文化的知識與人文精神,讓留學生輕松地學好漢語,了解中國文化。
關鍵詞:中國畫; 漢語國際教育; 文化; 步輦圖
中圖分類號:  J212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4110(2021)07(a)0165-04
 
The Interpretation and Expression of Chinese Painting in the Communication of Chinese Culture to the World
——Analyzing the Cultural Implication and Transmission of Bunian Tu

WANG Yuexin, YANG Xuanyu
(1.School of International Exchange and Education, Hebei University, Baoding Hebei, 071002, China;2.Communication University of China, Beijing, 100024, China)
 
Abstract: Chinese painting is one of the important carriers of Chinese culture, which contains rich cultural connotation. The poetic Chinese painting is not only the expression of national feelings, but also the display of Chinese cultural aesthetic interest, philosophical thoughts and spiritual connotations. Its vivid artistic language scenes and background materials provide a real language environment and a cross-space communication channel for foreigners to understand China and international students to learn Chinese. The ultimate goal of TCSOL is to enable students to master the language skills and understand the culture of the target language while learning the language knowledge. Through the interpretation and analysis of Chinese painting, this paper shows the knowledge and humanistic spirit of Chinese culture, so that international students can learn Chinese easily and understand Chinese culture.

Key words: Chinese painting; Chinese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Culture; Bunian Tu
 
     中國畫是一個具有中國傳統藝術特色的繪畫門類,有著悠久的歷史,其發展歷程甚至貫穿整個中華文化的發展。中國畫,簡稱“國畫”,是我國傳統造型藝術之一,繪畫工具和材料不同于西方繪畫,包括毛筆、墨、宣紙(或絹)、硯臺和中國顏料,這也使中國畫在藝術手法、分科、構圖、用筆、用墨等方面有自己獨特的呈現方式。按藝術手法來分,中國畫可分為工筆、寫意和兼工帶寫三種形式;按繪畫的題材不同,中國畫又可分為人物、山水、花鳥三科;中國畫的構圖并不遵循西洋藝術的黃金律,或作長卷,或作立軸,長寬比例的這種“失調”能夠很好地表現出獨特的屬于中國畫的意境,包括畫者的主觀情趣;在用筆方面,中國畫講求粗細、疾徐、頓挫、轉折、方圓等變化以表現物象的質感,同時中國畫用墨上又有“六彩”(干、淡、白、濕、濃、黑)和“五色”(墨、濃墨、淡墨、極淡、焦墨)之分。
     中國畫在中華文化的對外交流中的作用至關重要。它蘊含了豐富的中國文化內涵,是中華民族藝術文脈中最耀眼的表現,也因此成為世界文化殿堂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畫在我們與世界溝通交流的文化傳播過程中充當了媒介、橋梁及紐帶的重要作用。在文化的對外交流中,我們習慣用形式化的“中國符號”來作為中華文化的象征,比如中國龍、中國功夫等。但是在以中國畫為媒介或主體的對外交流過程中,如果只是糾結于這種表面的中國傳統文化符號的話,就體現不出任何的超越性,反而使中國畫的形象平面化、碎片化,這就需要我們深入解讀中國畫,特別是在對外漢語的課堂上要將中國畫的精神、內涵和審美趣味呈現給學生。

1中國畫形式和內容完美結合,審美與內涵相得益彰
     在眾多的民族藝術甚至世界藝術之中,唯有中國畫是以一個國家的名字來命名的,足以看出在它內部必然承載了最寶貴的民族精神與文化積淀。在一千多年的中國畫發展中,這種精神與文化,逐漸融入一個畫科的血液與命脈之中,使它外在形式的背后隱藏了深厚的文化內容,從而產生了中國畫高級的審美情操以及直接與人格精神相接的豐富內涵。所以對中國畫的修養更應該是文化與精神的全面修養,體現在藝術本身表達的每一個角落。
1.1中國畫詩書畫印結合,綜合展現藝術內涵
     中國畫是一門綜合的藝術形式,中國畫與書法、篆刻、詩詞、文學完美結合,“詩中有畫”、“畫中有詩”,形成了中國畫的鮮明特色。中國畫的意味還涉及許多方面,諸如落款、印章、裝裱及與書法等及其他藝術的關系上,形成獨具中國畫特色的審美韻味。
     詩書印三者與中國畫的結合,其中最主要的一個所在便是落款。落款是在書法的形式美和文字的語義美上對畫的補充,是對畫本身內涵意義的彰顯和升華,文字和繪畫的淵源也由此得以完美呈現,最后的鈐印更是為整幅畫面起到了圓滿與協調章法的作用。以書法入中國畫,書法文字的語義功能與中國畫圖像的傳播功能共同發生作用,在這種相互關系中提升中國畫的藝術表現力。這也是中國畫積淀下來的傳統,是對畫面本身所含信息的延伸和增量。
元朝畫家王冕自題《墨梅》詩:“吾家洗硯池頭樹,朵朵花開淡墨痕,不要人夸顏色好,只留清氣滿乾坤。”體現出畫家的淡泊名利與一身正氣。清畫家黃媛介題《為漁洋山人畫山水》詩:“懶登小閣望青山,愧我年來學閉關,淡墨遙傳縹緲意,孤峰只在有無間。”清鄭板橋在其畫冊頁上題詩:“國破家亡鬢總皤,一囊詩畫作頭陀,橫涂豎抹千千幅,墨點無多淚點多。”道出自己作為一個文人,不滿清朝社會現實,借題發揮,亦內涵深刻。
1.2中國畫的寫實性,記錄社會,反映歷史
     提到寫實,很多評論家都認為是指西方繪畫,但是,從一幅幅中國人物畫作品中,我們不難發現中國人物畫更注重內外雙層的寫實。對于外在的寫實,顧愷之曾有“不容有一毫小失”的強調,另外他尤注重所畫對象神韻氣質等內在的表達。顧愷之認為,中國畫的形與神是一個統一體,“神”離不開“形”,傳神必須通過寫形來實現;而“形”也離不開“神”,寫形的目的是為了傳神。兩者辯證地結合在一起,才是對傳統中國畫中所追求的更高層次表達的關鍵所在。
     中國畫的寫實同時具備記錄社會現實、歷史事件等的人文功效。顧愷之的《女史箴圖》,成功地塑造了不同身份的宮廷婦女形象,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畫家所處時代的婦女生活情景。閻立本的《步輦圖》,人物場景刻畫寫實,真實地記錄了發生在唐朝的歷史事件;《宮樂圖》《韓熙載夜宴圖》、《貨郎圖》、《關羽擒將圖》等都是以寫實性見長,真實生動描寫的一個個歷史社會的生動畫面;《清明上河圖》描述宋朝汴梁的盛況,清明節風土人情、習俗、房屋、橋梁、船運等的全貌;西藏布達拉宮靈塔殿東的集會大殿內畫有《五世達賴見順治圖》,記載了五世達賴率領3000人的使團進京朝見順治的歷史事件。
     “筆墨當隨時代”,中國繪畫創作來源于中國的現實社會生活,反映和表現著一定的社會存在信息,中國繪畫作品中蘊涵的文化、經濟、政治、民俗以及觀念等信息就是中國繪畫的語義信息。這種寫實性是記錄時代的,隨著時代的發展而發展。因此,我們在“閱讀”中國畫作品時,仿佛是在傳統文化的信息海洋里游弋,捕捉特定時代的歷史、文化和精神,穿越時空與古人進行情感上的對話交流。
1.3中國畫的寫意性,體現精神,傳播價值
     寫意性是中國畫重要的審美取向。中國畫的寫意性特征來源于儒、釋、道三家哲學的文化精神指引,一方面尊重客觀規律,承認物象是精神的載體,另一方面也注重形而上的追求。另外,禪宗的“空無”,儒家的“中庸”思想,也對中國畫寫意性的形成起到了重要作用。所謂寫意主要是指通過簡練概括的筆墨著重刻畫物象的意態神韻,表達畫家在作畫過程中潛在的意識。中國畫追求似與不似,“似與不似”的形,要蘊涵寄寓和詩思,將心愿、意愿、意向、意圖、意旨、意趣用書寫之手段潑墨留跡,借多變的筆墨表現及形式處理表達畫家的精神觀念和自我意識。
    寫意性的一部分表達是借作品體現畫家自我的意志或意識形態。明清兩代徐渭、陳淳、八大、石濤等都是這方面杰出的代表,作品具有極強的個人表達。例如:徐渭《墨葡萄圖》以狂放不羈的筆墨,加之草書題詩,抒發胸中的落寞與孤寂,整個畫作、詩作和書法融為一體,營造出物我交融的境界;八大畫魚鳥,慣畫白眼看天,借以表達其傲世不群、厭世嫉俗的性格品質,隱喻地抒發對清政府的憤懣不平。
     寫意性的另一層表達,在于它所起到的社會功用。唐代張彥遠就曾提出中國畫“成教化助人倫”的社會意義。畫家將作品主題體現在畫中,傳播一種正向的思想價值,它的表達力比語言文字更全面且更直接,可以跨越語言的障礙。比如中國古代的《二十四孝圖》就是關于宣傳孝道的寫意作品;敦煌的石窟藝術,可以使我們看到早期壁畫《九色鹿》,就是宣傳正義,去除邪惡的作品。也有表現文學作品意義的圖畫,如山西定襄關帝廟壁畫取材于《三國演義》中的故事;北京故宮長春宮回廊上的《紅樓夢》壁畫則參以西洋畫法描繪了這部千古名作里的部分情節;以及近現代的連環畫,《水滸葉子》等作品,在當時起到了重要的社會作用。
1.4中國畫的象征性,滲透思想,蘊涵理念
    中國畫歷來就倡導“天人合一”、“心物合一”、“形神統一”的創作理念。中國畫通過托物言志,把中國的哲學思想滲透其中,蘊含了豐富的哲學觀念、宗教倫理、文學意境、民俗風貌和時代精神等,表達作者對社會和生活的感悟和慨嘆。畫家筆下梅的高潔、竹的堅貞、蘭的靜逸、菊的孤傲等,呈現了畫家理想的品格和情操。中國畫通過詩書畫印的完美結合,更使其具有深厚的精神韻味。如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以一種自然山水的優游象征了道家哲學對天地的認識和想象;倪瓚的《六君子圖》“松、柏、樟、楠、槐、榆”六棵樹,借景抒情,象征了自己內心的君子之態;石濤的《梅竹圖》筆墨相映成趣,是畫家自我對梅竹兩種植物所象征的高貴品德的內心認同。

2中國畫《步輦圖》的文化解析與傳達
2.1《步輦圖》的歷史背景
    唐朝畫家閻立本的《步輦圖》表現了唐太宗接見吐蕃使者祿東贊的情景,栩栩如生地記錄了文成公主出使西域“和親”的故事。畫作通過描繪唐太宗李世民接見吐蕃王松贊干布派來的使者,形象化地記錄了唐代漢藏和親這一重要的歷史事件的信息。畫家通過藝術的手法,傳達唐朝的國力與威嚴,表現了那個時代的精神和風采,作品有血有肉,成為鮮活的形象性的歷史教科書,是我國民族文化鮮麗的花朵。
    之后,文成公主在吐蕃生活達30年,致力于加強唐朝和吐蕃的友好關系。她深受當地百姓愛戴,藏傳佛教把她視為綠度母的化身。所以通過畫去認識歷史,通過歷史去解讀畫,兩者相互佐證,對比研究學習,會幫助我們同時加深對多個領域的認識和了解,這種研究方法在現代多學科的拓展研究中也是必不可少的。通過對這幅畫的解讀,我們便從中了解了當時的歷史故事、風土人情、顏色表達、服飾禮儀、等級觀念等。
2.2畫中端倪
    首先分析一下畫面的布置。畫面的右邊是核心部分,端坐步輦上的唐太宗是畫里的中心人物,宮女們打著兩把屏風扇和傘蓋儀仗,簇擁在他的周圍。左邊這一組人物,一襲紅袍者為大唐典禮官,負責引見使者,左邊第二個人物是使者祿東贊,一身白袍者應為宮中內侍官,可能是擔任翻譯的任務。
再看人物的大小比例,唐太宗最大最顯眼,第二“大”的人,按照規矩來說,應當是祿東贊無疑,而他在畫中卻被畫的比較小。人物的表情,唐太宗坐在輦上,嘴微微上揚,氣定神閑,霸氣側漏,有一種帝王般的自信。而祿東贊和身后的翻譯官,卻顯得弱小不少。從場合、衣著,到人物,處處體現著唐太宗的高大與威嚴。對畫面物象大小的主觀加工在早期中國畫的“人大于山”時期就有體現,根據畫幅內不同的要素占比或重要程度的不同,作大小比例的調整。
2.3畫里有化
     相傳松贊干布的這次請婚遭遇了來自天竺、大食等國使者的挑戰,各國都想娶回唐王的女兒,唐太宗只好“擇優錄取”。于是民間便有了“六試婚使”的段子,據說祿東贊機智過人,次次闖關成功。
    從色彩上講,這幅圖的場景是一個喜慶的場面。根據我國的習俗,喜慶的場面通常由紅色裝點基調。這幅圖作者為了突出這一特點,特地將典禮官——位于畫面正中間的軸心人物畫成紅色。這樣做的目的既可以奪人眼目地突出紅色,又不會太突兀得難以接受。因為按照習俗,祿東贊來自西域,服飾多以網狀彩繪織成,很少有一整塊同樣顏色的衣服。再者,由于紅色代表正氣,代表恢宏的氣勢,理應當由中原大唐朝獨享,而非喧賓奪主地給吐蕃穿戴上。其次,唐太宗也不適合著紅裝,一者皇上為至尊天子,然而能夠與尊貴相配的顏色只有黃色;二者紅色由皇上穿戴,不免顯得皇帝過于輕浮,不夠穩健睿智。原本皇帝身著的是鍍金裝束,只是由于年代久遠成了現在的土黃色,可見作者在顏色安排上的獨到之處。
    從服飾禮儀上講,唐太宗貞觀四年明確規定:三品以上服紫,五品以上服緋,六品、七品服綠,八品、九品服青。所以這個典禮官至少是五品以上官員,相當于外交部禮賓司司長。僅僅是禮儀引導的官員就在五品以上,可見接待吐蕃使者的規格還是很高的,體現了足夠的重視。唐太宗根本沒有按照標準的禮制穿朝服。而是穿了一件普通、家常的圓領大黃袍,叫作常服。頭上戴的是青黑色的紗羅軟巾。這套服飾完全是休閑娛樂時候穿的服裝,顯得非常隨意。畫中的祿東贊,穿了一件花哨的錦袍,看起來好像不太莊重。但是,實際上,這件錦袍表現出了對唐太宗的至高敬意。祿東贊的服裝正式名稱叫“聯珠立鳥與立羊紋織錦長袍”。錦袍上的圖案有兩種:一種是聯珠紋內立鳥;一種是魚鱗紋內羊或駝。一飛禽一走獸,象征的是天和地。能有這么高級的象征手段,那必須是貴族才能穿戴的專門服飾。
     從尊卑上講,畫中小宮女的數量,一共九個。數字“九”可不是隨便畫的,古人以九為大。另外,我們看端坐在步輦上的唐太宗,是不是比身邊的宮女都要大兩圈。這可不是因為唐太宗身形比宮女壯碩,這是中國古代人物畫構圖的標準樣式之一,就是“主大從小”,即畫面中地位高的人物,就要畫得比其他人大,以突出主要人物的高大形象。
       雙方的心理狀態大不相同,唐太宗那種親切又隨意且莊重的態度,對比了吐蕃使者尊敬、緊張的心理。唐太宗的神情,雖然透出稍許和悅之色,但他的眼神還是很銳利地盯著吐蕃使者,氣勢相當威嚴,以及抬著唐太宗步輦的居然是一群小宮女,按理說,古代后宮的侍女是不能露面見外臣的,但太宗皇帝毫無顧忌。
④從畫面構成來講,畫面的右邊是唐太宗和九個宮女,連同兩個巨大的屏扇,組成相對密集飽滿的外廓;傾斜的屏扇與唐太宗乘坐的步輦構成三角形,又給人一種穩固的感覺。畫面的左邊,分別是典禮官、祿東贊、和翻譯,布局上并沒有因為他們相對較小的身形而產生重心不穩的問題,安排上呈現一個三人分立的寬松狀態,排列由高到低,給人一種延伸感,畫家特意在兩組人物中間保留了大塊的空白,從而得到了重心的平衡。
⑤從藝術表現上講,在祿東贊后面,還跟著一個更瘦小的人物,這個人是翻譯,他穿了一件白色衣服,說明是一名沒有品級的布衣。從神情看,顯得更是恭敬有加。把畫中兩邊人物的神情這么一對照,就可以感受到兩邊人物在心態上是完全不對等的。一邊華麗從容,一邊緊張肅穆,一邊舒展,一邊規矩,一邊緊張,一邊松弛。這種強烈的對比,展現了一個地位尊崇的君主的龍威燕頷。
中國畫是傳統文化中藝術瑰寶,是架起中國與世界各國交流的一個藝術橋梁。一幅畫就是一個故事,我們講好畫中故事需要我們了解我們的受眾對象,更需要我們了解中國畫本身的文化內涵。這樣才能讓留學生在藝術的氛圍中學好漢語,了解中國文化。
 
 
參考文獻
[1] 程民生.《清明上河圖》的文化效應[N].《光明日報》2017-09-03(08).
[2] 劉能強.大學美術教程[M].武漢:華中科技大學出版社,2006.
[3] 周小萌.中國民歌在對外漢語教學中的應用[D].吉林大學, 2015.
[4] 曹莉敏.漢字書法教學在對外漢語教學中的應用[J].東南大學學報,2015(12):87.  
[5] 趙婧屹.中國民間藝術與中國人精神追求在對外漢語文化教學和中華才藝教學中的融合[J]華夏地理,2016(5):98-99.
[6] 李小麗.論皮影藝術在對外漢語教學中的應用[J].現代語文,2017(2) :12-14.
[7]吳廷玉,胡玲.繪畫藝術教育[M]. 北京:人民出版,2001.
 

基金項目: 2018年河北省高等學校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項目《中國畫在對外漢語教學中的應用研究》的階段性成果(項目編號:GH181064)。
作者簡介:王悅欣(1968-),女,河北人,教授,研究方向:應用語言學和藝術學。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文化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久久精品国产久精国产